陈士骏:Delicious(美味书签)做不好是雅虎团队问题

原创 maqingxi  2013-04-20 11:43  阅读 290 次 评论 2 条
摘要:

陈士骏:Delicious当时还是一个非常流行的产品,雅虎产品太多了,很多产品他们没有做的很好,并不代表产品不 […]

陈士骏:Delicious当时还是一个非常流行的产品,雅虎产品太多了,很多产品他们没有做的很好,并不代表产品不行,更多的是产品团队的问题。

在创造20个月赚130亿的创业奇迹后,YouTube的标签在陈士骏身上逐渐淡去,2011年陈士骏离开Google,并从雅虎手中买下濒死的Delicious(美味书签),开始了低调的二次创业生涯。

2011年陈士骏与YouTube联合创始人Chad Hurley离开Google创立了新公司AVOS,凤凰科技在AVOS北京办公室见到了陈士骏。

AVOS旗下除了Delicious及其中国版“美味书签”以外,还运营着杂志应用Zeen,移动阅读应用美味爱读,移动视频分享应用玩拍,以及即将推出的移动视频协作应用MixBit等。

就在本月初YouTube宣布月活跃用户突破了10亿,已经接近Facebook,Google的16.5 亿美元的收购价现在看来一点都不亏。而如果当年没有出售,或许YouTube现在就是另外一个Facebook,对此陈士骏称他和团队都没有后悔卖给Google,因为没有Google就没有今天的YouTube。

基于YouTube的经验,以及难以割舍的视频情节,AVOS已经有两款与视频相关的产品,而且都走UGC路线。事实上UGC内容一直难以获得广告商青睐,这个问题已经困扰YouTube多年,不过陈士骏对此并不担忧,他认为在碎片化时代,用户更愿意把时间花在UGC短视频上,这些时间对广告主来说更有价值。

以下是凤凰科技对话陈士骏实录:

“没有后悔卖给Google 不卖就没有YouTube的今天”

凤凰科技:去年你对媒体说再谈Facebook你就后悔了,现在YouTube月活跃用户10亿已经接近Facebook,你有没有后悔过?

卖给Google的之后,我们问过我们的团队,有没有后悔过我和Chad(Chad Hurley,YouTube联合创始人之一)把YouTube卖给Google,只有一个团队成员表示过后悔。

其实再卖给Google之前的那一年,所有成员每周工作时间都超过100个小时,大家都很疲惫,而且那时候也面临很多机会,包括移动端的机会,国际化的机会。

卖给Google的时候只有英文,但是已经有50%的流量是从美国之外的地方来的,我们一直想翻译成别的版本,但是YouTube没有人力和资源去投入到其他语言版本中去,刚好Google有整个团队在帮我们翻译。

另外当时YouTube都是一两分钟的视频,非常适合移动端,但是当时我们内部没有人会写APP,如果需要重新组建一个部门去写APP,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所以当时看到Google有各种团队和资源,而且有50%的用户在YouTube搜索视频,当时我们自己写了一个搜索引擎,但是很难承担越来越庞大的搜索需求,而Google的搜索技术……你懂的,所以我们认为Google是一个完美搭档。

现在看到Facebook IPO,我们也在想假如YouTube没有卖给Google的话,今天的YouTube就不是现在的YouTube了,没有Google就没有YouTube的今天。

凤凰科技:既然Google是一个完美搭档,那最后你为什么要离开?

Google是一个YouTube的完美搭档,但是在YouTube经历了5年之后,我和Chad已经在这上面花了足够多的时间,你可以看到从2005年到今天,YouTube基本是还是那个YouTube,他们没有真的去太过改动这个项目,还是尊重我们原来的想法,但是我们关起门来说,其实我和Chad有很多新的想法,但是假如留在Google,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继续做YouTube,所以我们离开Google是因为我们想探索一下新的想法。

凤凰科技:YouTube在国内一直不能访问,2011年你选择回到中国创业,有没有一点不甘心或者遗憾的成分?

可能有一些这方面因素,但是更多的是觉得东西方人想法很不一样,比如中国用户认为Google只有一个搜索框加个按钮太简单了,而西方用户认为中国的页面上放置大量文字链接的方式是上一代互联网的产品,所以在AVOS中国和美国都共享同样的后段技术,但是产品决策方面是分开的。

“Delicious做不好不是产品问题是雅虎团队问题”

2011年4月28日,Chad和陈士骏宣布收购Delicious,事实上出售谈判从2010年中就已经开始。而在被收购之前,Delicious项目在雅虎内部已经濒临关闭,团队成员遭解雇,雅虎寻求出售但是苦于没有合适买家——大部分潜在买家出价都不超过500万美元。

而被收购后的Delicious进行了改版重新上线,不过陈士骏的努力似乎并未逆转社会化书签的急转直下,Alexa数据显示,Delicious的网站流量和排名在近三个月急剧下滑,在三个月内,Delicious的全球排名已经下滑了632位。

作为AVOS的核心项目,Delicious将何去何从?

凤凰科技:Delicious目前仍然是美国团队在运营?

陈士骏:目前AVOS有三个团队,分别在中国、美国和新西兰,后台技术都是共享的,Delicious的前端是在美国。中国团队在过去几个月产品做的比较好,不止是本土的产品,对全球产品的贡献也越来越多,所以AVOS正在逐渐把Delicious交给中国团队开发,让产品能有更多的改变。

凤凰科技:社会化阅读已经江河日下,Delicious差点就被雅虎放弃了,你们为什么会买下这样一个项目?

陈士骏:Delicious当时还是一个非常流行的产品,雅虎产品太多了,很多产品他们没有做的很好,并不代表产品不行,更多的是产品团队的问题,所以当我们看到这个机会就出手把它买过来,再以此为基础去做创新。

凤凰科技:Delicious的流量和排名正在快速下滑,现在它在AVOS内部是一个什么地位?

陈士骏:Delicious的历史已经超过十年了,可能是现在存在的历史最久的互联网产品之一,所以很多对Delicious很忠诚的用户很多年之前就开始使用。目前Delicious最大的挑战是怎么把新一代的互联网用户吸引进来。

现在Delicious流量和排名的下滑一定程度上说明Delicious在帮助用户发现和保存内容方面没有新一代的产品做的好。

凤凰科技:现在国内移动阅读市场竞争很惨烈,除去国外的Pocket、Flipboard等,包括UC、QQ等浏览器、新浪微博、微信以及大量独立创业者都在这块市场厮杀,其实创业者的生存空间已经很小了,为什么还要进入这个市场?

陈士骏:当年做YouTube的时候视频行业也有很多竞争者,现在移动阅读这个领域有这么多的竞争者,说明大家都看到了这方面的需求和问题,但是从另一方面说现在市场上也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赢家,我们既然做了,就是觉得我们在这方面可以提供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相信我们在这方面会有机会。

我离开Google的时候看到一个现象就是现在网上产生的内容越来越多,在YouTube上每分钟上传的视频时长超过32个小时,而上面很大一部分内容是用户不会去看的东西,是一些无聊的内容,怎么样把用户最喜欢的内容摆到他面前,同时怎么帮助用户产生更好的内容,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

凤凰科技:你自己装了什么移动阅读的APP?

陈士骏:Kindle、Audio Book。现在还没有特别好的移动阅读解决方案,我们每天都有更多的内容产生,但是找到好内容越来越难。

凤凰科技:你怎么看Google Reader关闭这个事儿?

陈士骏:Google Reader有一个问题,就是我每天可以看到1000多的未读标记,就算我全部读完,第二天又会有1000多条,而且我每天都会把一些Feed加入到Google Reader,因为我觉得对这个内容感兴趣,但是事实上我不可能把这些内容读完。

Google Reader也没有一个机制去标记好文章和低质量的文章,所有的文章权限都是一样的,所以有时候如果我只用RSS可能反而会错过很多内容。

当你只有四五个订阅来源的时候Google Reader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当你的订阅越来越多,从数千篇文章里面找出你想要的内容会成为一个很大的负担。

“MixBit内容质量比YouTube高多了”

MixBit是一款基于移动端的协作生产视频内容的产品,4月1日陈士骏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了该项目,目前MixBit尚未正式发布,其官网写着“The Future of Videos”。而在此之前,还没有类似产品获得成功。

AVOS的另一款移动视频产品是国内团队开发的APP玩拍,这是一款与Twitter旗下的视频服务Vine极为相似的产品,用户可以拍摄并分享时长尾6秒的视频,陈士骏并不避讳抄袭说,不过他表示接下来会有更多不一样的功能。

YouTube曾经因为UGC内容遭遇广告主冷落,二次创业的陈士骏为什么还要死磕UGC?

凤凰科技:为什么会从协作这个角度切入到视频领域呢?

陈士骏:这个想法是我跟Chad在YouTube的时候产生的,单个人生产好内容的成本是很高的,你需要一个好的想法,需要一个好的摄影机,需要会编辑等等,你具备所有条件的时候才能制作出一个很好的影片,但是当很多人一起来完成这个时候的时候,这个视频就变得有趣,有人擅长拍摄,有人擅长配音,有人擅长剪辑等等,MixBit之所以想用这种协作的方式去做,还是希望让用户更容易的去创造好的内容。

多人协作生产的视频平均内容要普遍高于单人生产的视频,所以MixBit的内容质量要比YouTube总体上高出很多。

Chad几周前在Twitter宣布了MixBit项目,大概今年5月份会在国内发布,不过我们现在已经在中国发布了一款类似的产品叫做玩拍,出发点都是希望提高内容的平均质量。

凤凰科技:玩拍和Vine产品上非常相似,你不怕别人说你Copy吗?

陈士骏:你也可以说Vine是Copy YouTube,我们做玩拍的时候更多的是基于以前YouTube的要给经验,就是在YouTube上只有很短的内容才会有更多人看,所以我们希望用户使用更短的时间去创造更好的内容。

“广告主只能往UGC上靠”

凤凰科技:你们怎么挖掘UGC内容的商业价值?YouTube已经在这上面吃了亏了。

陈士骏:如果你想想每个人的时间分配的话,除了吃饭睡觉和工作,大概只有两三个小时来做其他的事情,而所有的广告都是投入到这两三个小时上的,之前YouTube上每个用户大约会停留20多分钟,那么广告主只能往这个模式上去靠,把广告内容和UGC结合,当然这个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让潜力得到充分发挥。

凤凰科技:AVOS现在要做MixBit、Delicious、Zeen、玩拍、美味书签等等产品,对一个创业团队来说是不是太不专注了?

陈士骏:AVOS不像一些传统的公司,在AVOS,如果你有很多想法,或许可以很快的把这些想法实现,当你实践了很多想法之后,可能发现表现最好的产品并不是当初自己最看好的那个,所以我们还是倾向于实际去把产品做出来,让用户和市场去检验它。

外部知道的产品其实只是AVOS的一部分,有些项目我们内部测试几周后觉得不会成功的话就不会发布。

Via 凤凰科技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yseeker.com/archives/89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maqingxi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1. 斌哥
    斌哥 【村长】 @回复

    决策者还是很关键

  2. 斌哥
    斌哥 【村长】 @回复

    决策者还是很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