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雅虎

原创 maqingxi  2011-10-12 08:03  阅读 238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YAHOO!”这个在Logo中带着感叹号、曾经不可一世的公司,现在已经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他拥有一个 […]

“YAHOO!”这个在Logo中带着感叹号、曾经不可一世的公司,现在已经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他拥有一个“美国最糟糕的董事会”

yahoo

夜色下的雅虎总部,让人担忧(品味雅虎配图)

如果不是CEO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突然被解雇,在苹果(NASDAQ:AAPL)和Google(NASDAQ:GOOG)股价如日中天的华尔街,雅虎(NASDAQ:YHOO)似乎早就被人遗忘。

“我很不幸地告诉你们,雅虎董事长已经在电话中通知我被解雇。与你们工作是我的荣幸,祝你们一切顺利。”9月7日,巴茨向雅虎1.4万名员工发送电子邮件,坦言自己已被雅虎董事会在电话中解雇。与2009年赴雅虎担任CEO时的风光相比,有“硅谷铁娘子”之称的巴茨此次下台显得颇为狼狈。

资本市场更不给她面子,消息发布后的第二天,雅虎股价从前一天的12.9美元上涨至近14美元,收市上涨5.43%。

但是,赶走巴茨就能令这家已经陷入窘境的互联网公司复兴么?辞退巴茨后,雅虎董事会并没有马上任命正式的接替者,而是任命财务总监莫斯为过渡期的CEO。这一举措被外界解读为:雅虎董事会正在考虑出售雅虎部分甚至全部资产。而辞退巴茨,也只能说雅虎董事会花了太长的时间来开掉一个明显失败的CEO——雅虎董事会一直被冠以“美国最差董事会”的称号。

事实上,巴茨的被辞退并不能令雅虎头顶的阴霾密布变得晴朗。“YAHOO!”这个在Logo中带着感叹号、曾经不可一世的公司,现在已经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它究竟会被谁挽救,或者被谁终结?

“雅虎董事会耍了我”

被解雇的当天,巴茨正在纽约准备出席次日的花旗集团(NYSE:C)科技大会。她计划在当天下午6点打电话给雅虎董事长罗伊·博斯托克(Roy Bostock)(确切时间是下午6:06)。接通后,电话那头的博斯托克就开始念律师准备好的解雇声明。巴茨当即表示:“罗伊,这都是写好的台词,为什么你没有胆量当面告诉我?”

但当博斯托克念完声明后,巴茨没有作出任何反驳。随后,雅虎给她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考虑是主动辞职还是遭解雇。她给丈夫、三个孩子以及她的长期助手朱迪·弗洛勒斯(Judy Flores)打了电话。但当得知雅虎律师已赶往圣·瑞吉斯酒店向她递交相关文件时,她立即改订了另一个酒店。就是在那天晚上,她用随身携带的iPad向雅虎1.4万名员工发出了告别信。于是,戏剧性地,巴茨被解雇了。

虽然已年届63,但巴茨拥有一头迷人的金发和自信、亲切的笑容,浑身洋溢着沉稳、自信、果敢的热情,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在硅谷,巴茨“铁娘子”的头衔也并非浪得虚名。在当年上任欧特克(NASDAQ:ADSK)CEO的第二天,她就被诊断出患了乳腺癌,她所领导的首次重大产品发布会也以失败收场,并且这个失误几乎导致欧特克走向破产。

但是,在进行乳房切除手术一个月后,巴茨就上班了,并且她一手制定了产品多元化的战略,令欧特克摆脱了单一产品线,搭建起多元化和专业化产品体系。在随后的13年中,巴茨对欧特克公司进行了三次大的调整,将一家失去方向的公司重新塑造成为“华尔街第一股”。她领导的欧特克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工程设计软件公司,也是全球第四大软件公司。

不过在能力突出的同时,巴茨身上还被贴上了“强硬”甚至“粗鲁”的标签。在雅虎许多接触过巴茨的高管都领教过巴茨的火爆脾气,就连一向能说会道的阿里巴巴(1688.HK)董事局主席马云也都多次被巴茨当面气得够呛。这次,雅虎的董事会又一次领教了巴茨的彪悍。在被炒鱿鱼的第二天,巴茨对媒体透露了自己被解雇的一些细节:“雅虎董事会耍了我”、“雅虎董事会充斥着一群蠢货”,脾气火爆的巴茨还是忍不住愤怒了,并对雅虎进行了还击。

积弊:改良而非创新

事实上,在2009年接任雅虎CEO之时,雅虎已经不复昔日雄风,在前CEO杨致远下台后,巴茨临危受命,并被冠以“救世主”的光环,她也一度努力将雅虎拖出泥淖。到任后,巴茨以一贯强硬的风格施展拳脚,给雅虎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2010年12月裁减了一些相对不太重要的业务。同时,巴茨对雅虎进行大裁员以削减成本。在雅虎上任当年,巴茨裁减了700名员工,2010年初再裁560人。2010年3月,她将移动部门解体,并关闭了8个网络业务实体,还将另外十几个业务定位为“夕阳产业”,下手毫不手软。2009年7月,雅虎还将其搜索和网络广告的后台技术交由微软必应,希望一方面节省雅虎的搜索业务运营成本,另一方面可以从微软手中获得更多收入,进而使雅虎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互联网内容和显示广告等服务上面。

不幸的是,两年过去了,雅虎在显示广告和搜索等领域的市场份额持续下跌,股价也是一路走低,雅虎的高级技术人才大多都跳槽到Google、Facebook等公司,让董事会和股东们逐渐对巴茨不满。尤其是今年阿里巴巴的马云将支付宝的所有权转移出去之后,让作为阿里巴巴重要股东的雅虎“很受伤”,更是激化了董事会废掉巴茨的进程。

“巴茨在欧特克的表现非常出色,但是她却不适合出任雅虎的CEO。”耶鲁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杰弗里·桑尼菲尔德(Jeffrey Sonnenfeld)表示,雅虎需要的不是软件公司背景的管理者,他们需要的是消费产品方面的专家,巴茨并不合适。另外,虽然巴茨有着和乔布斯一样的强硬性格,但她在雅虎的举措更多地是基于削减成本需要而做出的调整。这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提高了运营效率,但在互联网进入变革期的今天,光有这些显然还远远不够——创新比任何改良都显得更为急迫。而巴茨最大的软肋是,她的技术背景无法让她在互联网领域有更大的远见,她也很难为雅虎找到革命性的拳头产品。而光是对原有产品进行翻新,在今天百变的互联网领域根本无法取胜。

一再错失机遇

但是,要将雅虎由盛转衰的责任完全归咎于巴茨,也未免不太公平。回顾雅虎历史不难发现,在一次次无法预见未来的决策中,雅虎一再与机遇失之交臂,也埋下了败落的种子。

最大的一次错误决策发生在3年前。2008年2月微软(NASDAQ:MSFT)提议,以每股33美元、总价44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雅虎。当时,雅虎正在为Google这个暴发户般的强大对手而头疼不已,而微软则拥有一家类似雅虎的门户网站,只是搜索实力逊于Google。微软希望通过联手雅虎,来合力对抗Google。对微软伸过来的橄榄枝,雅虎几大股东非常想接,他们坚定地认为,这项交易可以让公司走出困境。遗憾的是,当时的雅虎CEO杨致远最终以收购价太低为由,拒绝了微软的好意。杨致远在此次重大机遇面前表现出的优柔寡断,让此后的雅虎步履维艰。

雅虎错过的另一个机会是收购精于显示广告业务的互联网广告公司DoubleClick。显示广告曾经是雅虎阻击Google的一张王牌,但在收购DoubleClick的问题上,雅虎却显得犹豫不决,让Google钻了空子。后者最终在2007年以31亿美元的价格与DoubleClick签署了收购协议,由此迅速缩小了与雅虎的差距,为今后的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而在更早的2001年,雅虎错失收购Google的机会就更令人扼腕。当年,借助于雅虎的推广,Google在全球互联网搜索份额虽已增长到30%以上,但还不足以撼动根基雄厚的雅虎。当时的雅虎CEO塞梅尔曾向Google试探是否可以收购后者,但Google创始人佩恩和布林表示,Google价值已达到10亿美元,他们并不想出手。2002年,雅虎本已有机会收购Google,但经过长达几个月的艰苦谈判,塞梅尔最终拒绝了Google50亿美元的报价。从Google今天的高速发展来看,这也堪称雅虎的又一次重大决策失误。

这些动作不仅仅意味着雅虎退出搜索引擎的竞争市场,更让他们自己把目光集中到互联网内容和显示广告的传统盈利模式上,从而关上了搜索技术创新与发展社交网络的大门。最终的结果是,今年第一季度Google在显示广告市场以14.7%的份额超过了雅虎的12.3%。

“雅虎对传统优势领域过于执着。”国际知名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数字营销分析师夏尔·范博斯科克认为,雅虎自认为用户会访问其网站,但现在用户想要的却是更加一致的体验,用户的注意力将转向移动设备和由网友共同创作的内容。而随着互联网使用方式的彻底改变,雅虎“碰到了障碍却不像其他竞争对手那样去革新”。

此前,日本软银的创始人孙正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雅虎必须将自己定位成技术创新公司,而不是媒体公司。

但更糟糕的问题产生于雅虎董事会。作为雅虎董事长,博斯托克最重要的职责就是找到适合的CEO并带领雅虎走出困境。但他在这一点上非常失败。当初在杨致远的推荐下,博斯托克决定聘任巴茨为CEO。但巴茨在任两年多的时间,雅虎业绩不见起色,同时战略方向也一片模糊。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当巴茨给雅虎带来负面影响时,董事会依然支持巴茨。直到2011年6月23日,即雅虎年度股东大会时,博斯托克还表示“完全支持巴茨及现有管理团队”,“相信雅虎走向正确”。

“要说美国最糟糕的董事会,雅虎绝对是一个。”智治基金的埃里克·杰克逊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

收购疑云重重

在解雇巴茨后,雅虎董事会面临的压力更大了。投资者普遍认为,单纯解雇CEO并不能帮助雅虎脱离苦海。雅虎第三大外部股东、持有5.15%股份的投资公司Third Point LLC率先发信给雅虎董事会,批评董事会做出了一系列有损公司利益的决定,导致股价远远低于公司真实价值,其负责人Dan Loeb甚至提出要让董事长罗伊·博斯托克辞职。

这些压力促使雅虎董事会将出售公司部分或者全部资产提上议程。外媒引述知情人士称,雅虎董事会在9月上旬举行的例行会议上就竞购者进行了讨论,董事们将重点放在了出售公司全部或部分业务的评估,进行其他战略性收购或更改投资者持有雅虎股权类型的可能性,而不是寻找新一任的CEO。但雅虎同时向竞购者透露,自己并没有迅速达成交易的压力。

单就股价而言,与3年前微软向雅虎提出的33美元/股要约收购价相比,雅虎目前的股价较彼时缩水已超过一半。其中,雅虎资产中最受瞩目的是其持有的阿里巴巴集团40%的股权以及雅虎日本35%的股权,投资机构Gabelli&Co.表示,亚洲资产在雅虎市值中的比重约为80%。

已经有一部分可能竞购的公司浮出水面,其中包括风投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银湖资本组成的团体,俄罗斯公司DST和雅虎日本合作方Masa Son可能也会加入;新闻集团前高管皮特·切宁与私募基金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组成的团体;雅虎中国合作伙伴阿里巴巴集团也可能考虑与雅虎实现某种形式的合并。此外,微软也传出正讨论重启收购雅虎进程的消息。

“目前,雅虎的市值约在185亿~200亿美元,收购雅虎的出价预计会在250亿~300亿美元。”分析人士表示,雅虎已经沦为机构投资者的玩物。目前,创始人杨致远仅持有3.63%的雅虎股份,另一名联合创始人、杨致远的盟友大卫·费罗则持有5.80%。杨致远虽然一直被誉为雅虎的精神领袖,但他对雅虎已经没有任何控制力,只是董事会里非常普通的一员。

但是,并非每个竞购者都希望收购占比颇大的亚洲资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些私募基金公司希望雅虎的亚洲资产售出,从而使得雅虎的规模得以缩小从而降低收购难度。而另一种情况则是,竞购者计划收购成功后,先出售雅虎的亚洲资产,然后集中精力扭转雅虎核心业务的劣势,或者继续寻求这部分业务的买家。

但截至目前,雅虎以及潜在竞购者均拒绝置评。

Via 环球财经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yseeker.com/archives/588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maqingxi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