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Cruise 是通用和软银共同的转折吗?

原创 maqingxi  2018-06-05 12:57  阅读 11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软银(SoftBank)出资收购通用旗下初创公司 Cruise Amation 一事,尽管已经过去好几天,通用 […]

软银(SoftBank)出资收购通用旗下初创公司 Cruise Amation 一事,尽管已经过去好几天,通用总裁丹·阿曼(Dan Ammann)仍然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因为此事不仅造成通用股价当天上扬13%,还让通用当初投资Cruise花的10亿美元,账面利润增至11倍——后者估值被推高至115亿美元。

通用苦尽甘来

更为重要的是,通用很久没有进行过如此被市场“双重肯定”的投资了。通用汽车的市值只有510亿美元,通用手里有不少现金。在华尔街分析员的眼里,通用只会和员工签订昂贵而无用的养老和医疗协议,而不会将其用作投资。通用因而被讥讽为“笨重的雷龙”。

最晚到去年,华尔街就应该丢掉刻板印象了。通用在自动驾驶领域非常活跃,它对于新能源、自动驾驶和共享经济的热情超过了不少硅谷企业。甚至成为在加州进行自动驾驶测试最活跃的公司之一,而且表现出来的技术水准也仅次于Waymo。当然,这一点是有争议的。

通用的投资力度没有超过发誓向“出行经济”转型的福特,但效果超过了后者。很大程度上,通用得益于收购的Cruise,并将其改造为自己的自动驾驶事业部。事实上,该企业仍然维持独立运营。通用除了少数试驾车型改装的支持,并未干预Cruise的技术探索。

事实上,在软银投资之前,通用将自动驾驶领域的投资集中于Cruise,而不是自行组织研发,受到了内部质疑,通用管理层内部的意见并不统一。毕竟在2013年的时候,Cruise作为初创公司,没有体现出任何技术优势。

今年初,根据调研机构Navigant Research发布的排行榜,通用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居然被评价为“leaders”(领袖),和Waymo并驾齐驱。不过它们与其他企业差距甚微。戴姆勒-奔驰-博世联盟、福特汽车、大众集团都获得了类似评价。

Cruise的技术水准被质疑

通用在今年1月发布了L4级别的无人车,取消了方向盘和刹车,预计2019年实现批量化生产,率先投入到共享租车场景下进行验证测试。尽管如此,乘坐过该无人车的媒体记者们,则认为该车开的比老年司机还要保守。记者们指出,Cruise无人车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无人”。

Cruise在车内安排了两名工程师,都坐在前排。其中一人的脚始终不曾离开刹车踏板,双手也虚扶着方向盘,以便随时接管——但实际上切换成人工驾驶长达2分钟。而另一人随时准备向支援人员发出求救信息。而Waymo的测试车已经不需要测试员如临大敌了,后者宣称,派人坐在驾驶席上只是为了应对监管。

和优步擅自取消了警告提示相反,Cruise的嘉实策略显然是过于谨慎。在限速60英里的道路上,该车时速通常不超过30英里。更令人崩溃的是,该车常会无预兆地踩死刹车,此举显然容易引发追尾。记者们对其表现评价为“相当烦人”。事实上,去年Cruise涉及21起交通事故,其中一些直到今天仍未了结。

如果是这样,谁给了Cruise勇气,敢于取消方向盘和刹车。与此相对照,通用打算配备在量产车(凯迪拉克CT6)上的L2辅助系统,就显得务实得多。

虽然通用宣称Cruise的测试进程突飞猛进,但也有人认为其正陷入技术瓶颈。在此微妙时刻,软银用22.5亿美元,投了昂贵的信任票。通用明年的自动驾驶量产车计划,看上去变得更加可信。

软银的确定性投资策略

软银的投资决定并不令人意外。虽然业界认为这是软银在自动驾驶领域最重磅的投资,实际上这笔钱,不但无法与软银收购ARM的310美元相比,而且较之投资优步和滴滴的77亿和100亿美元,也不可同日而语。虽然泛出行领域投资了近200家公司,软银没有在资金上“撒胡椒面”,投资的大头都给了激烈竞争后的胜利者。

不仅如此,这笔钱是分期给付的。首期款9亿美元在交易被批准后即刻支付,而其余13.5 亿美元,将在 Cruise自动驾驶车辆真正大规模商业化落地时才兑现。因此,无论软银占据的 Cruise 19.6%股权,还是 Cruise 的115亿估值,都建立在通用自动驾驶量产车开始售卖之后。

即便通用CEO玛丽·芭拉(Mary Barra)宣称,“两年来我们和Cruise团队的研发工作取代了显著进展”,软银也需要看到确定的商业前景,才会进一步投资。即软银仍要求通用承担主要的技术风险。

软银在自己的主营业务被削弱之后,已经蜕变为投资基金。按照以前的套路,软银似乎乐于作一个早期投资者——发现初创时期的公司,以较小的代价赢得较高的股权份额,然后等待。它在阿里巴巴的投资上成功地践行了这一策略。虽然这笔投资升值了100倍,但20多年来软银先后投了600家公司,成功的几率和其他风投一样低。

在转向泛出行领域后,孙正义似乎转向了确定化投资方向——只投资拥有较高市场份额、商业前景更明朗的公司,诸如滴滴和优步。尽管后者遭遇了一系列挫折,但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约车公司。而且,软银选择的介入时机在创始人卡兰尼克出局后。这充分表明,软银的投资策略已经发生深刻的改变。

软银投资Cruise,也是在斯拉、Waymo、优步纷纷加码自动驾驶和共享出行领域的投资时开始动作的。在软银看来,“泛出行”变成最具成长性的全球市场,是几乎确定的前景。

两个股东利益一致吗?

虽然每一次重大投资之前,软银都会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和技术专家们对投资对象进行“尽职调查”。但技术前景这玩意,无法通过尽调来搞清楚,基本上属于巫师的职责范畴。而新技术的商业前景,则多半建立在技术前景上。

软银和通用都试图给外界传递信心。双方达成共识,至少7年内不会从投资中套现。通用的投资收益仍只能存在于纸上,还必须配套投资11亿美元。不是为了维持股权不被稀释,而是以改造后的产能和分销渠道来为Cruise未来的产品提供支持。

有人认为,Cruise拿了软银的钱之后,可能选择“单飞”。这其实取决于通用而非软银的意志。一旦Cruise表现出盈利前景,它将被分拆为独立公司,类似Waymo,而通用仍将牢牢地把握其控制权,软银则继续作它的财务投资者。

不过丹·阿曼认为,软银在共享汽车领域的投资,为软银带来“一系列独特的关系和生态系统”。说白了,软银在编织泛出行领域的产业链,如果这些烧钱的投资有一部分能产生收益,软银无疑将处于出行金字塔的顶端,尽管它并未控制大多数科技公司。到那时,通用仍然能和软银保持利益的一致性吗?前景殊难预料。

Via 腾讯汽车(大鹏)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yseeker.com/archives/176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maqingxi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