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t 主编对话“雅虎之父”杨致远:我是如何成为了一名书法藏家?

原创 maqingxi  2018-06-02 10:23  阅读 19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书法收藏家和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图片:由杨致远提供 作为斯坦福大学1994级的一名学生,华裔美籍程序员杨致远 […]

书法收藏家和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图片:由杨致远提供

作为斯坦福大学1994级的一名学生,华裔美籍程序员杨致远和他的朋友大卫·费罗(David Filo)为刚起步的互联网编写了一个名为“杰里和大卫的万维网指南"的目录——如此一个笨拙的标题,后来被缩短为雅虎(Yahoo!),从此,这个充满活力的公司开启了一场搜索领域的变革。

三年后,杨致远来到中国大陆,遇见了一位曾经做过英语老师、后来创办了中国电商平台“阿里巴巴"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带着杨致远参观了长城,他叫马云。

他说服雅虎在2005年收购了阿里巴巴的五分之二股权,这一关键举措,是杨致远将近几十年来最伟大的商业举措之一。这也将企业家提升为了硅谷科技界的高层人物,并让他在中国火箭般发展的经济复苏中获得极大的成功。巨大的成功使他的财富累积到大约23亿美元,他用财富的一部分创建了非凡的艺术收藏品收藏,并希望能够以此来弥合两种曾定义他生活的文化:亚洲和美国。

这个月,杨与他的妻子山崎晶子共同收藏中的一小部分将在斯坦福大学的康托艺术中心(Cantor Art Center)展出。这个名为“墨水世界"(Ink Worlds)的展览旨在向观众介绍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的现代亚洲水墨画中充满活力的传承。

杨致远热爱收藏书法,在2012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展览“Out of Character"上,展出过他的早期收藏作品。去年秋天,杨和他的妻子将历史性的2500万美元大礼赠予了亚洲艺术博物馆——这是该博物馆历史上收到的最大金额捐款(十年前,这对夫妇还向斯坦福大学捐赠了更大笔的7500万美元,用于创建杨致远和山崎晶子环境与能源大楼,这表明他们的慈善事业是多方面的。)

现在,杨致远通过他的风险投资公司AME Cloud Ventures为初创科技公司提供资金,而他对于书法艺术作品的赞助也具有惊人的前瞻性。artnet新闻的主编Andrew Goldstein近日与这位雅虎联合创始人进行了一场对谈,聊了聊他是如何理解、欣赏他的收藏。

artnet 新闻主编 Andrew Goldstein x 杨致远

杨致远和他的妻子山崎晶子(左)。图片:由杨致远提供

你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书法收藏家。书法是一种在中国艺术中处于中心位置,却在美国尚未得到很好的理解的艺术类型。你能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开始收集书法艺术的吗?它与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类型——中国水墨画有什么不同?

一千多年来,在中国所有伟大的收藏中,一直都同时存在水墨绘画和书法两种元素。这可以追溯到历史上,当第一次有人拾起笔刷,沾满墨水并在一张纸上进行书写或绘画。在一定程度上讲,我们(收藏)的方式是非常规的,因为当我开始收藏时,我主要对书法感兴趣,而不是传统的绘画。

可这也并非真正的理由,我小时候曾经学习过书法——我并不是很擅长——我觉得这是一种艺术形式,由此对它有一些非常初步的认知。在我开始收藏的时候,中国绘画已经被很好地研究了,并为非常成熟的藏家们所追求,当时有许多其他藏家已经建立起了极好的绘画收藏体系。我觉得我没有太专业的眼光和知识来欣赏传统绘画。

同时,虽然收藏书法真的是我的爱好,而收藏当代艺术家的水墨作品则是我和妻子晶子一起开始做的事情。当代创作方式与传统艺术形式,在宣纸上以笔刷和水墨和墨水绘画的方式相遇,这引发了我们很多很多想象。

所以我们的收藏中,大部分是来自13世纪到19世纪的古老书法作品,也收藏大量当代水墨画,这些水墨画主要由中国或美籍华人艺术家使用传统水墨技巧绘画。这次在斯坦福大学的展览专注于当代部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它们彼此联系的,因为它们有着相同的传统,在某些方面也与文人收藏方式有关。

温彭(1498-1573),《千字文》(Thousand Character Essay),隶书。85页双面,墨水、宣纸。图片:Kaz Tsuruta摄影

当你说“文人的收藏方式"时,你具体指什么?你能否更详细地解释一下书法的内涵,以及为什么这一形式在中国如此珍贵?

西方文化中也有一些书法,但它们往往被看作是装饰艺术的一种形式,而不是一种真正的纯艺术形式。另一方面,在中国,书法是一种主要由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实践的形式,也是一种表达多层意义的方式,而不仅仅是其内容。

例如,如果你看西方的书法,有一些个性化风格的表现方法,但它看起来大致相同。在中国形式上,虽然有标准的写作方式和书写某些字体的标准方式,但每个艺术家的个人表达真正体现在造诣极高的书法家的作品中。

在17世纪,大多数可以写书法的人都是学者(文人),因为普通人不可能写得很好,他们倒是可以写,但是他们写作是为了好玩,不是为了严肃的目的而写的。所以它在早期就变得珍贵,13世纪的人们收藏了10世纪的书法,10世纪的人们收藏了4世纪的书法。收藏的传统从一开始就是存在的。

书法家们会试图对古人的作品进行临摹——学习模仿他们,然后试图超越他们。这种通过复制,模仿学习,最终在实践中创造出自己风格的循环,在过去1500年左右的时间里,定义了中国的书法和绘画。

而且,由于它是经过几个世纪的收集,并且因为那些大师们的个性化表达,它被视为最高的艺术形式。至少,这是为什么这样看待它的一部分原因。

你提到,书法在西方更多地被视为装饰艺术。但我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的书面语言形式远没有中国那么复杂,而且是视觉上的复杂。在中国,语言呈现出巨大的视觉多样性。所以我想知道,你认为什么是一件真正伟大的书法艺术作品?你怎么去评判何为一个精湛的书法作品呢?

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你看音节为主的语言中,书法创作的空间就会减少——虽然也有一些很棒的日本书法是用他们的注音语言来完成的。但是对于中国书法来说,还有更多的文体自由——就像你可以在文体上使其看起来轻盈,来更好的体现意味上有关“天空"意向的事物。

要回答你关于什么是好书法的问题,首先我应该指出,在今天的中国文化中,有许多书法被用作装饰艺术。你走在人们的房屋周围,他们的书法挂在门上。但是当你看到伟大的作品时,一切都很明显,它们很显然的独一无二着。

你如何去判断书法的伟大?

决定书法是否伟大,有几个层面。其中一点在于书法家本人。这有点类似于西方艺术,你首先必须通过学习来让自己成为一名书法家,你必须能够临摹古代大师杰作。这并不等于我可以拿一张纸开始写东西,即自己的风格好像够独特,就可以被认为是一个伟大的书法家——你必须能够在创造出自己风格之前,练出古代大师们的漂亮风格。就跟以前一样,你可以成为一名抽象画家,但你必须学习如何绘画。

其次,是他们结合并超越古代大师。通常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打破传统,在某种情况下意味着勇敢,有时也可以反映其所处的时代。它们也可以结合,然后让人接受。因为打破传统是一回事,在一个时代获得人们的接受是另一回事。情况并非总是如此——有些书法家打破了这种模式,在他们所处时代并未被接受,但在数十年或数百年后才被人注意。换句话说,书法家不仅要希望他们的同代人去接受这伟大的作品,还得在数百年间让世人认可。

张瑞图《诗句》,行书,1570-1641,立轴,纸本水墨。图片:Photography by Kaz Tsuruta

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高门槛。

是的。欣赏书法不仅仅是观看,更需要了解书法家的生平和经历,以及其可信度。

当然,还有技术方面的考虑,例如笔刷的移动,大师们在纸上“行云流水"的方式,他们使用不同种类的墨水时不同的力道——比如,您需要知道他们书写时力道有多强或有多快。

最后,他们所书写的内容也很重要——除了图形化的元素之外,还要考虑作品的意义和场合。

而如今,因为根据观众的情况,也需要有多层面的欣赏。对于西方观众来说,他们可能会因为看上去很抽象,或者很狂野,来欣赏书法的一方面——它可能看起来像一幅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或弗朗兹·克莱因(Franz Kline)。事实上,弗兰兹·克莱因曾谈到过亚洲书法的影响。当我们在大都会举办展览时,我们确实在一些书法作品旁呈现了一些西方抽象艺术作品,可以说,这是两个图形化抽象艺术的迷人例子。但对那些理解某些语言、或技术、或历史、或背景的人来说,就有更多的层面可以去剥落和欣赏。

您最看重自己收藏中的哪件作品?

你知道的,正如你所说,在自己的孩子中进行挑选是非常难的,但肯定有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纪念性的不朽作品。图录的封面上,是非常著名的艺术家赵孟頫在14世纪早期的杰作。赵孟頫算得上是最重要的元代艺术家之一,这个作品是其为佛门之师中峰明本所书——小楷大乘妙法莲华经卷——我们拥有第三卷。

这卷作品距今已有700年左右历史了,原属清廷收藏。这是一个小楷作品,大约有5万个字,所有这些都是写给中峰明本作为表达敬意和尊重的象征,亦是一种冥想形式——它包含了那个时期的佛教内容。他创作这个作品花了多长时间还不是很清楚,但他刚开始的时候已经61岁了,所以这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壮举。

如果让我从自己的收藏中挑选一件作品,那可能是那个最被认可和最重要的一件作品,尽管我还有艺术家作品造诣之顶峰的其它大幅作品和杰作。

赵孟頫(1254-1322),大乘妙法莲华经卷第三(共七卷),小楷。摄影:Kaz Tsuruta

在艺术商业方面,有很多关于硅谷的科技精英们如何缓慢成为一名艺术收藏家的讨论,尤其是在其他如金融行业的对比之下,后者已经建立起了一个艺术收藏和赞助的传统。然而,去年你和妻子山崎晶子向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捐赠了2500万美元。在那么多可选的资助类别中,你为何选择了艺术?在你看来,支持艺术有什么重要之处?

我觉得在乐善好施这方面,我们还是有些自私的,因为我们希望能选择一些和自己有关系的类别进行赞助。比如晶子非常重视野生动物的保护,我自己很关注可持续性和安全问题,所以我们会对能源和环境保护行业进行资助。如果我们现在不担心这些问题,我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也不得不面临这样的问题,所以这是实际考虑的方面。

而艺术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只是欣赏和收藏。我们的收藏重点是亚洲艺术,并没有拥有太多西方艺术。我是中国人,晶子是日本人,所以(亚洲艺术)它反映出了我们的文化传承,让我们在美国时和一个普通美国人一样,但同时又和我们过去和现在所处的文化有个连接。

比如我们现在在斯坦福大学的展览,就把时间拉回了30年前。很多艺术家在那时离开到美国进行创作。他们的很多创作从表面上看很平静,但实际暗藏很多挣扎,特别是当你了解了艺术家的个人历史之后。中国今后肯定还会保持改变,世界也在改变,但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还能见到像几十年前这样的历史时刻——当然从外部看来肯定并没有什么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

我们之所以做书法展或是像在斯坦福大学这样的展览,以及把我们的部分书法收藏放在堪萨斯城和克利夫兰这样的地方进行展示,目的就是想在美国推动围绕亚洲艺术、亚洲文化而展开的对话。我们相信通过艺术我们可以触及到一些用其他方式无法谈论的话题,所以这里面是有一种慈善的角度。

郑重宾,《空想景观》(Chimeric Landscape,2015),多媒体装置。由山崎晶子和杨致远收藏。

为什么你会认为在现在这样的时刻,通过文化来鼓励亚洲和西方世界的对方是非常重要的?你是如何看待两者间 的关系以及文化交流的演变?

这也是我们想问的问题,而显然这可以从地缘政治中得到些信息,其中包括中国的崛起以及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人们已经忘了几个世纪以来中国、朝鲜半岛和日本的关系一直是一衣带水地紧密相连,而各国的艺术更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但要注意的是,我们不必逼着人们来进行这样的对话,因为一旦你真的开启了这个话题,人们会因为实在有太多要说的而自己开始了对话。

对于科技界的成功人士在进军艺术领域上脚步比较缓慢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吗?

我不是完全赞同这种说法。事实上,他们其中的很多人都在收藏艺术,只是没有把它公开而已。加州帕洛阿尔托现在有不少画廊兴起,旧金山的艺术氛围也愈发浓厚。甚至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董事会里,都有越来越多来自硅谷而非旧金山的新面孔。这些科技新新贵的加入并不是出于社交的目的,而是真的欣赏艺术。他们中有许多人本身就是藏家。

所以这个势头正在慢慢浮现——这可能是最好的解释。如果放眼到全球,我知道不少日本的科技企业家是藏家,当然中国也是。硅谷的人只是把这件事做得更低调了一些,或许久而久之当他们的收藏够成熟后,也就准备好和公众分享这些了。

当然,这里面肯定也有商业以及可行性的因素。艺术有很大的欣赏价值,而如果你在价格很低时买进作品,然后保有一段时间后它就可能会变得非常值钱。这点对于硅谷的人和金融界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另外,之前的艺术收藏很重要的是你获得作品的途径和你认识的人,但我认为这种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晶子和我现在和全世界的艺术家打交道(通常都在亚洲),但我们不必每周飞到亚洲去看作品,而是依靠现代科技来帮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我的收藏生涯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有20年了,当中经历了很多变化。我现在非常惊叹于网络上的信息如此之丰富,流动性如此之大。我相信假以时日,艺术圈的商业模式也会发生改变。现在它还是一种比较传统的社交网络模式,虽然有它的吸引人之处,但这种模式绝对会发生演变。

刘国松,《禅·梦》(Zen Dream, 1966),水墨淡色。由山崎晶子和杨致远收藏。

你作为投资人,通过雨云创投(Ame Cloud Ventures)看好了一些新兴的科技产业。你是否有考虑过涉足艺术和科技交叉的板块呢?

并没有。我知道有一些像Patreon这样由艺术家主导的商业平台,但我们没有对这些进行投资。这部分是因为我们还是喜欢以科技为重的创业公司。我们投资的对象都是处于非常初级阶段的公司,所以我希望他们能有非常扎实的科技背景。而通常艺术/科技类型的公司基本上还是以艺术为重,科技为辅。我觉得这个板块随着时间过去,会最终到来的。

英文原文

译:Siyu Li, Cathy Fan

Via artnet 新闻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yseeker.com/archives/1760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maqingxi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