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CNBC报道,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间刚刚公布的通信协议,揭示了该公司对其12家公司不同业务的决策细节。 谷歌在2015年晚些时候改组企业结构形成Alphabet,它现在将谷歌与“其他赌注”之间剥离。其中,谷歌拥有广告业务,以及其他业务(比如云计算和硬件)。而“...

谷歌到底谁管?Alphabet公布佩奇和皮查伊职权细节-速客网

据CNBC报道,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间刚刚公布的通信协议,揭示了该公司对其12家公司不同业务的决策细节。

谷歌在2015年晚些时候改组企业结构形成Alphabet,它现在将谷歌与“其他赌注”之间剥离。其中,谷歌拥有广告业务,以及其他业务(比如云计算和硬件)。而“其他赌注”包括11家不同的公司,像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和医疗子公司Verily。

去年年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就Alphabet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谷歌业务中有多少决策权询问具体细节,并就佩奇、总裁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以及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之间获得的不同信息进行了询问。

按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通信规则,Alphabet于去年12月15日给出回复,内容在今天发布出来。尽管Alphabet提供的这些信息并没有令人震惊的内容,但它对该公司复杂的结构和高管们对决策权威性提供了不同寻常的洞见。以下就是一些有趣的见解:

佩奇对每家公司都一视同仁

作为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佩奇定期会收到每家Alphabet子公司的财务信息,但他不负责谷歌或“其他赌注”内部的资源分配事宜。

每周,佩奇都会收到报告,总结Alphabet的收入和运营盈利能力,谷歌作为一个整体,并结合其他的赌注。

每个月,佩奇都会收到“其他赌注”的运营结果。每个季度,他都会收到Alphabet的运营结果,包括谷歌产品的细分收入,以及每个子公司的经营业绩。

在谷歌内部,作为每周、每季度或任何其他定期报告的一部分,佩奇不接收特定的盈利能力或费用信息。例如,佩奇不会收到显示YouTube和谷歌云盈利能力的报告。

佩奇提议对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和负责“其他赌注”的CEO进行补偿,但没有其他高管的薪酬。

Alphabet旗下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包括:

GV:风险投资——戴维·克兰(David Krane)

Capital G:成长股权投资——戴维·劳威(David Lawee)

Verily:健康医疗——安德鲁·康拉德(Andrew Conrad)

Calico:生物技术——亚瑟·莱文森(Arthur Levinson)

Jigsaw:地缘政治智库——贾里德·科恩(Jared Cohen)

Chronicle:网络安全——史蒂芬·吉列(Stephen Gillett)

DeepMind:人工智能研究——戴密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

Waymo:无人驾驶汽车——约翰·科拉菲克(John Krafcik)

Sidewalk Labs:城市创新——丹·多克托罗夫(Dan Doctoroff)

X:研发实验室——阿斯特罗·泰勒(Astro Teller)

Access:网络供应商——丹尼什·贾恩(Dinesh Jain)

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与“其他赌注”完全没有关系

虽然Alphabet上个季度的盈利全部来自谷歌,后者营收也超过Alphabet总营收的98%,但皮查伊既没有收到Alphabet“其他赌注”的财务信息,也对它们没有任何决策权力。

以Nest为例,这种不干涉的关系表现得淋漓尽致。2014年,谷歌以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Nest。当Nest从Alphabet剥离出来成为独立子公司后,它与谷歌就再没有联系。但是最终,Alphabet决定在本月早些时候将Nest重新并回谷歌。

皮查伊也没有权力把Alphabet的全部资源分配给谷歌,但他在谷歌内部有很大的影响力。在谷歌内部:

皮查伊每周和每季度都能收到报告,包括谷歌各个产品领域的财务信息,比如YouTube、广告以及硬件,包括运营结果、资本支出和谷歌员工总数等。季度报告包括各个产品领域和产品类别的经营成果,特定功能支持和员工人数。

佩奇和他的共同创始人、Alphabet总裁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都没有收到皮查伊的每周和季度报告。

即使没有佩奇的批准,皮查伊也可以在谷歌进行非标准许可或类似安排、投资、合并屠户收购。此外,资本支出、房地产、商业安排,包括授权许可、合作、收入产生协议以及其他类似的交易和支出达到设定的美元门槛(未披露)。

尽管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和戴安妮·格林(Diane Greene)都在谷歌内部拥有“首席执行官”的头衔,分别负责YouTube和云计算业务,但皮查伊是谷歌唯一一名直接与佩奇联系并保持联系的高管。

布林和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的职权

布林会收到与佩奇相同的报告。除了佩奇,他还需要审核“其他赌注”的年度业务计划,但佩奇必须给出最终的批准。

布林和佩奇都会监督“其他赌注”,偶尔也会与谷歌不同产品领域的领导者合作,但是这些领导者并没有直接的责任或与他们接触。佩奇和布林的“互动”是为研究和产品开发计划提供工程和技术规范方面的建议。

Alphabet首席财务官波拉特参与了谷歌和“其他赌注”的年度业务规划流程。

via 网易科技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7:  孙正义兑现对特朗普的承诺 拟向 WeWork 投资30亿美元(0)
  2. 2016:  雅虎开源人工智能项目 CaffeOnSpark 深度学习领先 Google(0)
  3. 2015:  椎野真光:雅虎进军手游 目标日本第一游戏发行商(0)
  4. 2015:  驻旧金山副总领事毕刚出席雅虎2015春节晚会(0)
  5. 2015:  雅虎日本终止开发RPG手游《幻想曲:魔王与巨龙的物语》(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