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在雅虎工作了12年后,Jan Koum 辞职去做一款 App,使人们能够编写状态通知所有联系人,例如我手机没电了。朋友劝他放弃,重新找份工作。后来他们做 WhatsApp,大火。2014年 Facebook 花费天价190亿美元收购了 WhatsApp,创始人却坦言自己生活还是照旧,90%的部分没有变化,自己还是喜欢钻研产品。

专访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n Koum:大多数创业想法完全是胡扯-品味雅虎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m Koum 首次邀请俄罗斯记者到他的办公室,向其讲述了被 Facebook 合并后 WhatsApp 的变化,为何他不喜欢当管理者,以及他对 WhatsApp 未来的畅想等问题。

在风险投资市场上,WhatsApp 和 Facebook 之间的交易已经落下帷幕。2014 年初,这款通讯应用卖了 190 亿美元。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n Koum 和 Brian Acton 成为 Facebook 股东,并继续管理着 WhatsApp。

今年夏天我在 WhatsApp 新搬迁的办公室里约见了 Koum。这幢三层建筑由砖块与玻璃构成,位于山景城中心,是为 WhatsApp 所建的,也是公司的第五个“家”。这里没有硅谷和其他的科技公司所喜欢的吊床及其他福利。里面只有一个自助餐厅、白墙上的零星涂鸦和健身房,Koum 称它是「世界上最空的地方」。

Koum 是我的向导。“你用 Telegram 吗?”这位企业家一眼瞥见我 iPad 上装有 Pavel Durov 家的 Telegram。39岁的 Koum 穿着灰色T恤、深蓝色的帽衫和牛仔裤,他坦言去年的交易最多改变了他人生的 10%,其余一切照旧。

专访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n Koum:大多数创业想法完全是胡扯-品味雅虎

自16岁以来 Jan Koum 就一直住在加州,但他能说流利的俄语。他讲了好多只有俄罗斯人才会懂的笑话。例如,在拍照期间他建议在健身房拍一张野蛮的「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风格」的照片,他还宣称他家床垫下搁着几十亿 Facebook 给的现金。

WhatsApp 的办公室很宽敞,很多隔间是空的。他说:“希望工程师们能坐在这里。”他脑中总是填满了关于 WhatsApp 产品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会首先关心技术开发人员。在工程师的房间里,他压低了声音以免打扰别人。这位联合创始人自己在开放空间里工作,与 Brian Acton 相邻。这位亿万富翁并不想拥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这在硅谷并不常见,他想知道团队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Koum 靠墙停下,墙上贴着照片和信件。其中有两位联合创始人的照片、风险投资基金红杉资本合伙人 Jim Goetz(Goetz 在 WhatsApp 早期就十分看好其前景,领投了两轮融资)的照片以及用户有趣的反馈和表示感谢的邮件——这些挂在门口迎接着到访 WhatsApp 的客人。

Koum 指着一张团队 2011 年的照片强调说:“只有 15 人离开了公司。”现在有大约有 100 人在 WhatsApp 工作。在办公室巡视一圈后,我们下到一楼的会议室。Jan Koum 在接受 RBC 采访时解释了 WhatsApp 成功的原因、Facebook的支持、以及为何他尊重投资人 Yuri Milner。

我对其他任何项目都不感兴趣

Q:有关 WhatsApp 在俄罗斯的用户数据有几个不同的版本,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您的 app 是俄罗斯市场上最流行的。能解释一下俄罗斯市场上 app 的具体数据(月活、安装量等等)吗?
A:我们没有分析过安装量,这项指标毫无价值。我们研究月活和日活。我想之前我们没讲过,但我可以告诉你 WhatsApp 在俄罗斯市场上月活是 250 万。对我们来说俄罗斯是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它很大,很多人都拥有智能手机,很多人需要和朋友以及国外的同事聊天。

Q:总共有多少用户,与您的期望相符吗?
A:我们公布的最新数据是(我们有)9 亿用户(Jan Koum 9 月 4 号曾在 Facebook 上讲过这个)。但是我们想让 WhatsApp 安装在每一部手机上,或者说每一部智能手机上。因为未来手机只会有智能手机这一种存在。我不知道目前世界上到底有多少部智能手机,也许是二三十亿部。所以目前我们落后于我们的目标,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Q:18 个月前,您把 WhatsApp 卖出了 190 亿美元的天价,这个估值是怎么算出来的?
A:好久之前的事儿了,所以很多细节我都记不清了。我认为,我们观察到在那个特定时期的用户量和未来蕴含的潜力。看下我们的增长率就不难预测一到两年后会发生些什么。我认为一年半之前 Facebook 就认识到在全球市场上我们没有对手。

Q:收购完成后你拿这笔钱(创始人拿到了 40 亿美元现金,其余为 Facebook 股票)做什么了?你有计划成立一支风险基金或者投资早期创业团队吗?
A:我把所有东西都放在床垫下的锡盒子里。哦不,放在俄罗斯的 Sberbank 里。其实我对投资创业公司这事儿没什么打算,我不是这号人。我觉得大多数创业的想法完全是胡扯。如今我忙于 WhatsApp 的工作,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能让这个产品变得更好。我现在对其他任何项目都不感兴趣。

Q:收购完成后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A:如果说什么都没改变是不公平的。但我还是住在老地方,还是以前的朋友,这一点很重要。同样,还是一样的工作。Facebook 收购完成之后,我生活里 90% 的部分没有发生变化。

Q:那么 WhatsApp 作为一家公司有什么改变呢?你的决策权是否变少了?
A:产品研发全权在我们掌控之中。Facebook 在其他领域给予我们帮助,例如,财务、法律、公关、人力资源等。收购前我们没有财务总监。我们接受了这笔开支,按下了「付款」键。WhatsApp 是一家独立发展的小公司,我们付得起这笔钱。如今我们已是 Facebook 的一部分,而它是一家上市公司,要求自然有所不同。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来自 Facebook 的财务,他直接向母公司的财务总监汇报工作。

Brain 和我一直以来都对产品研发兴趣十足,现在我们仍然负责这块。现在你看到产品的变化早在收购之前我们就已经计划好了。我们推出了语音消息和桌面客户端。顺便说一下,Facebook 在基础设施方面给了我们很多支持。例如我们最近添加了电话功能。这些更新需要全球同步上线,社交网络帮助我们实现了这一点。

Q:2011 年 Facebook 推出了他们的 Messenger,你们是如何共存的,会有竞争吗?
A:我们有不同的利基市场,这两款 app 是完全不同的产品。Messenger 绑定的是 Facebook 上的联系人,所以使用它的是社交网络中的好友。而 WhatsApp 专注在手机通讯录里的好友。人们在不同场景下使用不同的产品进行沟通,两者的联系人名单是完全不同的。WhatsApp 专注于手机,而 Facebook 则专注于如何在桌面端和移动端提供相同的使用体验,把用户圈在 Facebook 上。

Q:你过去在采访中常说赚钱不是首要的,你更喜欢把精力放在提高产品质量上。鉴于你过去并不是大富大贵的背景,为什么不想赚钱呢?
A:我在 Yahoo! 工作过很长时间,也有公司的股票。同时,我也攒了一些钱足够过一个体面的生活。这给了我不必担忧 WhatsApp 能否赚钱的底气。我本来计划先在 WhatsApp 干个一年,之后看看结果再做打算。
产品开发出来用户开始使用它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我们有机会持续发展。红杉资本投了我们,所以我们不必担忧个人经济利益。

Q:WhatsApp 现在盈利了么?
A:现在,我们没有赚钱的任务。Facebook 的收购帮助我们整合资源,投入到增长和产品开发中。在近期我们不打算关注变现,我们的目标是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Facebook 已经达到了)。

Q:在过去的采访中你说过,之所以把公司卖给 Facebook 是因为你和 Mark Zuckerberg 对互联网的未来想法一致,具体是什么呢?比方说,十年后在线交流是什么样子的呢?
A:我不是那种会预测 10 年后互联网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人。你能找到很多乐于做预测的人。我从短期的视角来看世界。我对明天和后天会发生的事情更感兴趣。

如果你看一下 Facebook 在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你会发现我们有相似的目标。我们希望世界相通,人和人紧密相连并轻松获取信息。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你都有机会拉近距离,感受到家人和朋友就围绕在身边。

专访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n Koum:大多数创业想法完全是胡扯-品味雅虎

幕后的复杂过程

Q:你关注乌克兰的新闻吗?你对目前的局势怎么看?
A:我倒是没有特别关注乌克兰的局势,我关注很多国际新闻。乌克兰的局势并不乐观,但我希望一切最终都会恢复正常,人们会达成共识。不论发生在哪里,战争总是很糟糕的。无论发生什么,我希望类似 Facebook 和 WhatsApp 这样的技术能拉近人们彼此之间的距离。或许,未来 5 到 10 年这样的技术能帮助全球变得文明。

Q:顺便问一下,WhatsApp 的创意是否成型于你想和在乌克兰留下的人交流的个人需求?
A:老实说,我记不清这个想法的由来了,也许是各种情景交融的结果。一方面我想创造一个新产品,另一方面,我们不喜欢短信里的很多东西。我发短信,但我美国的朋友不发短信。我在欧洲、乌克兰、莫斯科看望朋友的时候我们都用短信交流。

开发这款通讯 app 时,我意识到这是手机上的杀手级应用,因为人们总是随身带着智能手机。我们乐于做一些有用的产品。

Q:在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购买智能手机的人希望手机预装了 WhatsApp。但通常预装的服务令人生厌,为何 WhatsApp 能成为必备应用?是因为你们是第一批的通讯 app 吗?
A:我不想坐在这里故作聪明地解释为什么会这样。是的,我们是第一批,这的确有帮助。但是,首先,我们创造了一些独特的事情:我们基于手机通讯录开发了这款通讯 app。比如,ICQ 会给你一个 7 位数字,你必须背下来,写在纸上告诉你的朋友。说得婉转些吧,它对用户不是很友好。使用 Skype,你必须先起一个用户名,然后分享给朋友,添加对方……Yahoo! messenger 也是一样的问题。他们用起来都不方便。

其次,在 WhatsApp 之前的通讯 app,人们不知道对方是否收到了消息。电脑上的 Skype 可能会被关机 。我们从一开始就有不同的想法:手机总是与你在一起,在口袋里或桌子上,就像我现在所说的那样。这个洞察帮助我们建立起全球用户都接受的新东西。

最后,我们帮助人们节省了他们原本会花在短信或彩信上的大量开销。但我们并不是简单地替换了短信,而是建立了新的功能,例如群聊或语音留言。如果有人 20 年前告诉我们,视频通话将成为一个标准功能,(未来)我们能将地理位置信息发送给对方,会被当成是科幻小说。但我们很快就习惯了这些。

Q:对,但现在人们习惯了使用即时通讯 app,很少打电话了。为什么人们会如此快地转向用文字沟通?
A:我不喜欢跟别人说话。我个人不喜欢打电话,因为我怕打扰别人。每个人都有丰富多彩的生活,我觉得我可能会打扰他们在做的其他正事。别人也许正在和家人一起吃饭,和孩子准备家庭作业或者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然后突然间他的电话铃响,我打电话可能是完全不重要的事情,比如也许只是想问一声好而已。
通常我会计划预约一下通话。我用 app 发消息询问,例如是否可以半个小时后通一下电话。对我来说,通过聊天软件来交流很容易。

Q:WhatsApp 的开发方向是什么,你会介绍哪些新功能呢?
A:通常我们不会公布我们正在开发或计划在未来推出的功能。这是我们的规矩。但是我们有一项简单的任务工作,(完成后)能使我们的产品更加易用、更加快速。听起来很简单,但实现起来相当困难。
由于必须将其翻译成多种语言,并在不同的网络和手机上进行测试,所以产品很难适用于全球所有人。我们有一个小团队不断重新设计我们的产品,尝试适配最新的操作系统并开发新功能。虽然我们有一项简单的任务工作能「使我们的产品更加稳定、更快速、更容易使用」,但幕后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Q:你们是否尝试进入 Slack 所主导的企业通讯的利基市场?
A:坦白说,我不知道是否有公司使用 WhatsApp 进行内部沟通。当然,我们在公司内部使用 WhatsApp。我经常听到关于人们在小团体中使用 WhatsApp 的故事,例如在学生中。我们试图建立一个适合任何情况的通讯工具。我们没有试图为公司或年轻人做些特别的事情。我们总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Q:你认为 Pavel Durov 的 Telegram 是你们的竞争对手吗?
A:我真的没想过,所有时间都花在考虑我们自家产品上了。

Q:WhatsApp 以及其他通讯 app 的用户经常会收到大量垃圾邮件,你们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A:这是 Brian 和我高度参与的事情之一。不幸的是,每个网络都有自己的问题。我们有专人负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投入巨大。Facebook 给了我们很多帮助,例如,我们有一个来自 Facebook 的工程师专门处理这个问题。

我没打算成立一家公司

Q:你真的非常专注于 WhatsApp。但你有没有想放弃的时候,你是如何克服的?
A:既然我们已经启动了,就没有你提到的那种时刻。但是,当我们刚刚推出 WhatsApp
的状态编辑服务时(最初 Koum 开发了一个 app,使人们能够编写状态通知所有联系人,例如他们的电池已经没电了),它显得毫无价值,真是令人沮丧。朋友们不停地劝我应该放弃,找一份正经工作。2009 年夏天我们经历了一段这样的时期。但后来我们开发了 WhatsApp,它棒极了。我们开始成立公司,招聘员工。

我的爱好变成了生意,我没有提到它是怎么发生的。坦白地说,我没计划成立一家公司,我只是想建立这个产品,直到我成了公司的 CEO。

Q:你喜欢这样的角色吗?
A:中国人有一句谚语:「许愿需谨慎,梦想会成真」。当然,我愿意跟我欣赏的人一起做我们喜欢的产品。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工程师团队,他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就是这样一个小团队设法构建了 WhatsApp 。
但另一方面,我们经常要解决那些不太感兴趣的问题。例如要决定我们要搬到哪一栋新的办公楼,以及不断出现的人力资源问题。这些破事儿分散了我做喜欢的工作的注意力,但是我仍然在持续钻研产品。

Q:你有时间编程吗?可以花多少时间编程?
A:这很难说,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面试候选人。团队规模在持续增长,我认为现在它占了我一半的时间。剩下的时间我都致力于产品开发。

Q:你以前每天在 WhatsApp 工作很长时间,你现在工作时间少点了吗?
A:我不再在办公室里过夜了,因为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的团队。他们帮助我们解决那些之前 Brian 和我要独自面对的问题。这之前,我们周末都会加班工作。

有两年时间我都没有跟亲戚朋友们交流,我甚至忘了他们的样子。事实上,我与世隔绝,如果你想实现某些事情,那就是你所做出的牺牲之一,特别是在硅谷竞争这么激烈的地方。随后公司开始成长,我们的进度变得协调统一起来。现在我们不再需要每周工作 70-80 个小时了。

Q:职场打拼 12 年后,你在一个相对较大的年龄创立了第一家公司,你会不会遗憾之前没有创过业?
A:没有,说遗憾是愚蠢的,因为现在结果还不错。如果我还遗憾那就有点太装了。

Q:你是一个辍学者(Jan Koum 离开加州的圣何塞州立大学加入了雅虎工作),你后悔这么做吗?
A:我确实很后悔。原因很简单,我的父母要我完成大学学业。但我在大学里有点无聊。对一个 21 岁的俄罗斯移民来说,当有机会去雅虎工作赚大钱时,我把握住了这个机会。此外,这份工作、公司以及我的同事我都很喜欢。尽管 15 年过去了我们还都是朋友。当然,大学没能毕业我是有点伤心,但是我职业生涯结果并不算糟糕。

Q:百万富豪和亿万富豪里有一些人也是辍学者。很早就辍学和创业成功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A:我认为大学教育总是有用和必要的。人们经常盯着别人辍学的故事。他们说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大学没有毕业,所以学位完全没用。但是,你可以找出成千上万的拥有大学学位的人开创成功事业的故事。我觉得学位是人人必备的基础。我足够幸运的,但这只是一个个例而不是普遍情况。

Q:在科技圈你有什么偶像吗?
A:我想一想。我真的很喜欢 Yuri Milner 在做的事情,特别是在科学和创新方面。他其实不是为了钱而做事。

Q:你是指他最近要在宇宙中寻找生命的项目吗?
A:他之前做过类似的事情。他发起了科技突破奖(Breakthrough Prize)[注1]这个项目,用来奖励包括数学在内的科学领域的成就。他每年都会这样做。

Q:你有打算成立一个非营利组织吗?
A:以后吧。坦率地说,现在还为时过早。目前我仍然专注于 WhatsApp 的工作。

Q:人们经常说移民在一个新的国家里几乎不可能会成功。你的故事反驳了这种刻板印象。移民有机会在美国创立事业吗?
A:关于这个话题我能说上几个小时。美国是一个由移民建立的国家,「美国梦」的概念往往在那些不在这里出生的人身上得以体现。相反,他们说第一代移民是最成功的。通常第一代在一个新的国家会非常成功,当然这并不容易。我看到我母亲和外婆,她们不会说英语,都经历过这些。他们五六十岁的时候搬到美国,对他们来说这真的很难。

这对年轻人来说却不同。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普及,现在的情况与二三十年前完全不同。但这还是取决于具体的个人。如果你很懒惰,在哪个国家都是一样。如果你想要实现价值、改变现状,在哪里并不重要。

Q:在一些经济陷入困境的国家,例如现在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否值得尝试去做一些新东西?企业家应该去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吗?
A:移不移民是一个非常私人的决定。我不是那种喜欢给别人建议的人。这得看情况。

Q:关于 WhatsApp 的未来你想到了什么?
A:我有一个小梦想。我希望人们在未来 10 到 20 年都使用 WhatsApp。希望这将是未来几年人们沟通交流的必备。

[注1]:2012 年由尤里·米尔纳和茱丽叶·米尔纳夫妇发起的一个奖项,奖励那些在数学、生命科学和基础物理学领域做出突破性贡献的人。随后,谢尔盖·布林和安·沃西基夫妇、马克·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陈夫妇等人也加入其中。

本文原载于 Medium.com,作者 Darya Luganskaya,由 ONES Piece 翻译计划 Alfred 翻译。ONES Piece 是一个由 ONES Ventures 发起的非营利翻译计划,聚焦科技创新、生活方式和未来商业。

本文首发于俄罗斯的 RBC。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6:  面对医疗商业推广,Google雅虎们在怎么做?(0)
  2. 2015:  Flickr 革新相片上传、浏览、整理、编辑、分享功能(0)
  3. 2015:  雅虎一季度以 2300万美元收购了一家神秘公司(0)
  4. 2015:  新版 Flickr iOS、Android App,完全发挥 Flickr 的所有潜力(0)
  5. 2015:  雅虎美女CEO梅耶尔为全美薪资最高女首席执行官(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