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改善沃尔玛公司的董事资格条例”[1],我介绍了如何通过对沃尔玛提交改善企业治理的提案[2],杜绝雅虎CEO这样的不合格董事从2012年以来一直占据董事会位子这样的问题。9月21日我与沃尔玛的三个官员会谈后的第二天,媒体又广泛报道了雅虎隐瞒两年前5亿用户信息被盗的丑闻。我还没有收到沃尔玛的任何联系...

在“改善沃尔玛公司的董事资格条例”[1],我介绍了如何通过对沃尔玛提交改善企业治理的提案[2],杜绝雅虎CEO这样的不合格董事从2012年以来一直占据董事会位子这样的问题。9月21日我与沃尔玛的三个官员会谈后的第二天,媒体又广泛报道了雅虎隐瞒两年前5亿用户信息被盗的丑闻。我还没有收到沃尔玛的任何联系,说明沃尔玛至少没有采取行动试图排除我的提案,而有可能在严肃地考虑我的提案,不再提名雅虎CEO当2017年的董事。

帮助 Verizon 解决雅虎的问题-品味雅虎

在与沃尔玛交涉的同时,我8月25日向正在收购雅虎的Verizon Communications公司提交设立人权委员会的提案,引用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07年以来对雅虎人权政策和实行的持续研究,特别是4月28日七名中国人权受害者谴责雅虎人权基金滥用的声明[3]、5月25日出版的《外交政策报告》[4]、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们8月出版的企业治理论文引用了我的雅虎提案[5]和8月13日出版的《纽约时报》关于雅虎人权基金令人发指的恶用的报道[6],希望通过股东提案,防止雅虎的企业治理病毒传到Verizon。

8月31日,我收到Verizon的Associate General Counsel and Asst. Corporate Secretary副总律师兼助理秘书长Kahney的邮件,声称我提交了两个提案,因为我的提案中要求“采纳人权宣言”的条款与别的条款性质不同。我当日回复,指出我的提案与我2013年在高盛股东大会上的提案几乎一样,包括“采纳人权宣言”的条款;不过,为了表示合作,我主动修订我的提案,去掉这个条款。

Kahney再次来函,安排我与Verizon的EVP of Public Policy and General Counsel公共政策执行副总裁兼总律师Silliman和SVP, Deputy General Counsel and Corporate Secretary高级副总裁、常务总律师兼秘书长Horton今天与我会谈。我也邀请人道中国的理事Cao女士参加。

今天,我先与Silliman两人会谈了近半个小时,Cao女士随后加入,我们一共谈了一个小时。Silliman感谢我们提供了很多信息,承诺他本人一定会认真研究、报告这个问题,同时希望我撤回提案。我也表示愿意合作,朝着撤回提案的方向共同努力。他说Verizon计划在明年3月完成收购雅虎,5月召开股东大会。我说自己与几十个公司打过交道,有十几个提案付诸股东大会表决,熟悉相关程序,我们有足够时间会谈后达成初步共识,我再撤回提案。我指出:雅虎人权基金被滥用表明雅虎的企业治理之无耻、无法的灾难性,“性侵的是流落海外的政治异议人士的女儿和妻子,政治异议人士的女儿也是我们的女儿,他们的妻子也我们的姐妹。”[7] 这是一个人性的问题,超越了做人的底线。Silliman表示同意,但说要在12月之前准备股东大会资料[8],Cao女士提议她11月在华盛顿或去纽约、新泽西与Silliman会见,直接出示大量雅虎人权基金的滥用证据和事实。在Verizon得到这些信息后,我们之间达成初步共识,我就正式撤回提案。

Silliman态度变得有些急躁,说他不能同时考虑提案和举行实质性会谈,要求我在见面之前先撤回提案,他还可以到加州来见我,不然的话就只能在股东大会之后再谈雅虎的问题,并说我的提案不会得到股东赞成。原来,这才是他参加会谈的目的。以我的经验,Verizon原来讲好还要出席会谈的另两个官员没有露面,说明Verizon在会谈之前已经作出决定,只由一个官员来传达决定,而不是从会谈的新信息再研究决定。我指出:撤回提案和解决雅虎问题是同一件事,我再次举出2011年我帮助英特尔改善人权政策后撤回提案的范例;股东大会之后我还会合作再谈雅虎和人权问题(保持继续提案的权利);股东们及时得到刚加入Verizon的雅虎的信息,会支持我的提案。

至少,Verizon现在初步明白了雅虎的企业治理邪恶问题,不太可能继续雇用雅虎的高层头目们,也知道不太可能排除我的提案,让我们明年5月在股东大会上见面吧!不管雅虎是死是活,正义迟早总是会来到的!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6年10月18日]

[1]赵京,2016年9月21日。

[2] http://cpri.tripod.com/cpr2016/walmart_proposal_2017.pdf.

[3] https://chinachange.org/2016/04/28/statement-by-seven-former-chinese-political-prisoners-regarding-the-death-of-harry-wu-and-the-abuses-of-the-yahoo-human-rights-fund/

[4] “The Complicated and Contradictory Legacy of Harry Wu”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6/05/25/the-complicated-and-contradictory-life-of-harry-wu-china-yahoo/.

[5] http://cpri.tripod.com/cpr2016/gadflies.pdf.

[6] “Champion of Human Rights in China Leaves a Tarnished Legacy” http://www.nytimes.com/2016/08/14/us/champion-of-human-rights-in-china-leaves-a-tarnished-legacy.html.

[7] 程凯:“抢救雅虎人权基金”,2016年8月15日,原载《纵览中国》。

[8] 其实,我知道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股东大会资料的日期是大会80天前。

Via 价值中国网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5:  当年雅虎并奇摩 杜英宗出书谈密辛(0)
  2. 2015:  雅虎:我们要赢回市场(0)
  3. 2014:  登雅虎香港全新首页 领 Hell Kitty 珍藏明信片(1)
  4. 2013:  真实的梅耶尔(八):偏执引众怒 谷歌一姐渐成往事(1)
  5. 2012:  门户网站的进化:雅虎主页变形记(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