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今投资者不满梅耶尔打算解雇她,趁机进入董事会的情境和当年投资者赶走上一任首席执行官Scott Thompson,请来梅耶尔的情境简直如出一辙。

剖析雅虎“倒下”谜团:互联网巨头、维权投资方与女CEO间的“三角关系”-品味雅虎

看着近日铺天盖地的雅虎消息,小白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旋律: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雅虎就快不行了?!

三年多前,前Google高管梅丽莎·梅耶尔上任公司首席执行官时所带来的一线希望到如今也消磨殆尽,除了考虑出售公司核心业务之外,雅虎内部又上演了一场“置换管理层”的戏码,其中包括解雇现任首席执行官梅丽莎·梅耶尔。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如今投资者不满梅耶尔打算解雇她,趁机进入董事会的情境和当年投资者赶走上一任首席执行官Scott Thompson,请来梅耶尔的情境简直如出一辙。

今天猎云网就要带大家来深入探讨一番:雅虎到底怎么了?

回光返照般的梅氏复兴

2012年7月,借公司投资人Dan Loeb试图在公司董事会扩大影响力之机,梅丽莎·梅耶尔出任雅虎首席执行官。尽管当时有人质疑梅耶尔缺乏财务管理经验,雅虎董事会依然一致通过了任命梅耶尔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决议。

彼时的梅耶尔确实为雅虎带来了希望,一直处于CEO动荡中的雅虎对梅耶尔的到来抱以极大的期望,甚至贴出了跟奥巴马那张“希望”海报风格类似的“梅耶尔”海报。雅虎的股价在那之后,从原来15.74美元每股涨到2013年的28美元每股,到2014年11月,股价已是原来的两倍多。

剖析雅虎“倒下”谜团:互联网巨头、维权投资方与女CEO间的“三角关系”-品味雅虎

她把公司发展定位在移动业务上,不惜重金收购22家移动创业公司,重新改进图片社区Flicker,发布新的iOS应用,形势大有好转的趋势。

但是问题很快就暴露了,短暂的鸡血之后雅虎又瞬间疲软。

首先一点,梅耶尔的管理风格让底下人心累。她那种近乎强迫的对细节关注和以数据为重心的管理方式,在Google已经让其他人感到不爽,甚至因此离开Google。到了雅虎,情况丝毫没有好转,甚至给雅虎带来了更大的灾难。高管相继离职,其中不乏梅耶尔亲自招来的心腹,收购的公司创始人也陆续离职,公司士气一落千丈,早没有2012年时的风光。那张代表希望的海报,赤裸裸地揭示了现实的残酷。

其次,更关键的是公司的发展依然不景气。在梅耶尔的带领下,雅虎的核心业务,包括搜索引擎和展示广告等,一直没有起色。再进一步观察的话,你可以看到自2013年开始,展示广告和搜索引擎的收入几乎没有增长,而其他业务的收入则更是出现了下滑。同时,又因为客户获取等其他支出的增加,雅虎的季度营收与以往相比,还减少了。

另外,梅耶尔为了促进公司发展也是费劲了心思。她希望通过收购创业公司来带动公司发展,并引入新的技术人才。然而事与愿违,这些人才不仅没留住,花大价钱收购的公司也没有为雅虎带来多少收益。

在这样的形势下,董事会无奈只能出售核心业务保平安。这一做法无疑是在宣告梅耶尔的复兴计划失败。梅耶尔曾在采访中,屡次强调她的“三年扭转计划”,核心业务出售迟迟没有进展大概也跟梅耶尔觉得“公司还可以抢救一下”有关。只是投资者没有那么多个“三年”的耐心,甚至连三个月耐心都没有。

想要维权的投资方Starboard Value屡次提出更换管理层,并解雇梅耶尔,最近甚至计划把雅虎董事会成员全部替换成自己人。简直比当初的Dan Loeb更厚颜无耻啊!

雅虎积重难返,投资者上演宫斗大戏

公司业绩不行,首席执行官来背锅,这在雅虎已然成了常态。

细数一下雅虎换过的首席执行官(也包括临时首席执行官),这些人差不多可以凑成两桌麻将了。前前后后有7个人坐过雅虎首席执行官这个位子,如果再加上岌岌可危的梅耶尔,那就真的是集成两桌麻将了!

剖析雅虎“倒下”谜团:互联网巨头、维权投资方与女CEO间的“三角关系”-品味雅虎

雅虎这家老牌的网络门户网站,创办于1994年。曾经,雅虎的被存取量居全球网站之首。但是自第二任首席执行官特里·塞梅尔(Terry Semel)之后,雅虎便开始走下坡路。塞梅尔任职时间在2001-2007年之间,不巧的是这段时间正是Google崛起,MySpace、Facebook等社交网站陆续崭露头角之时,对互联网缺乏感觉的老爷子并没能在竞争对手奋起直追之时,果断做出应对策略,导致日后的雅虎一直处于劣势。

真正让雅虎投资者们对公司失去信心的是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带领雅虎复兴失败。从那之后,雅虎真的开始走上了换首席执行官比换衣服还快的自毁之路。时间长的坚持了2年多,时间最短的才2个月多一点(例如临时首席执行官Ross Levinsohn)。

一方面没有首席执行官在竞争愈加激烈的今天力挽狂澜,扭转雅虎的颓势;另一方面,失去信心的投资者也开始越来越多地考虑自身利益,内部斗争不断。

比如当年干掉Thompson,推举梅耶尔的维权投资人Dan Loeb。原是Paypal总裁的Thompson上任才130多天,什么事都没干成,Loeb就以“学历作假”这事提议解雇Thompson,他大声疾呼:“雅虎的投资者需要一个诚信可靠的CEO,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地需要。”

挤走Thompson,自己入驻董事会,推梅耶尔上任,一系列夺权之后,他最终让雅虎买下了他的股份,总计12亿美元,令外界目瞪口呆。然后,他退出了董事会,即便如此,他仍是雅虎第六大股东。Loeb自己赚了个钵盆满归,那么雅虎呢?雅虎的用户呢?

呵呵!老用户觉得雅虎的改革背叛了他们,很是不满。雅虎,这个公司则开始变卖核心业务啦!

现在又跳出来另一个维权投资方Starboard Value,比起Loeb只换了董事会一半的人,Starboard是要换掉雅虎董事会的所有人。落到Starboard手里的雅虎,大概是要通通卖掉股份分钱的节奏吧。

换梅耶尔可能董事会没意见,但是要端了整个董事会,这就玩大了。最近雅虎在没有跟Starboard商量的情况下宣布了两名新董事会成员,摆明要跟Starboard干一场硬仗了。动起真格来,虽说Starboard没有百分百胜算,但之前取代Darden董事会的战绩还是能让人替梅耶尔的雅虎捏一把汗。

内忧不止,外患不息,雅虎能撑到今天,不易!

那么最后回到大家关心的问题,雅虎到底卖不卖?梅姐到底留不留?

网传雅虎倒了,这是不正确的,至少得加个进行时,要倒了,而且这个“要倒”的状态,说不定能维持一段时间。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雅虎到底卖不卖?

雅虎传出售核心业务,已不是一两天了,但是直到最近才开始有实际进展,透露出来的消息依然少之又少,大部分来自媒体推测。

比如已经有多家公司表示有兴趣收购雅虎核心业务,像Verizon、TPG和Bain Capital这些公司传言将参与竞购,其中Verizon的呼声最高。

一个有趣的消息,雅虎前临时首席执行官Ross Levinsohn也参与了此次竞价,打算以投资者身份再次杀回雅虎。Levinsohn曾满怀期待地接替Thompson成为雅虎新任首席执行官,谁知半路杀出了梅耶尔,一腔复兴热火被浇了个透心凉。

但这一次,Levinsohn可能还是要失望了。

因为雅虎,没准,不打算卖。

之前搞那么大声势,或许只为敷衍维权投资者罢了。

如果收购方真打算买下雅虎的业务,他们可能还需要考虑雅虎的这三大隐形资产:

雅虎日本的版税:雅虎每年将获得雅虎日本的3%毛利润。去年,这一笔版税给雅虎带来9000万美元收入。分析人士Robert Peck估计,这一资产值10亿美元;

知识产权:雅虎的这些知识产权如果卖给其他大型企业或集团的话,可能值30亿美元;

房地产:雅虎在加州桑尼维尔的总部拥有近1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场地和土地。如果出租的话,雅虎可以每年多收6000万美元,因此这些房地产大概能值10亿美元。

除了这些还有遣散费。雅虎最近已经开始调整遣散费计划,确保每一个员工在被解雇时都能拿到一笔遣散费。看似是在为员工利益考虑,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在给未来的收购方“吃药”。

剖析雅虎“倒下”谜团:互联网巨头、维权投资方与女CEO间的“三角关系”-品味雅虎

这一招,微软深有体会,所以这一次,微软才不淌浑水:

2008年,当微软打算买下雅虎时,雅虎适时地调整了它的遣散费计划,让微软在谈妥的收购价上还得额外再支付30亿美元。听到这个消息,微软顿时表示受到了惊吓:不买了。

至于雅虎当时为什么出售业务,其实也是迫于维权投资者的压力。

历史仿佛又在重演。

那么雅虎可能不卖了,但梅姐留不留呢?

“三年扭转计划”还没实现,梅姐怎能说走就走呢?眼下当务之急是齐心协力干掉Starboard Value,让公司重回正轨啊。

没准,雅虎还能再战几个月。

Via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文/小白)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7:  本地深耕11年,Yahoo! 奇摩暑期实习计划再创新(0)
  2. 2017:  经营差却善于投资 雅虎所持 Snap 股票价值近亿美元(0)
  3. 2017:  别替梅耶尔操心 人家在雅虎赚了2亿美元(0)
  4. 2015:  雅虎研发出身体识别技术 手机贴近耳朵即可接听电话(2)
  5. 2014:  Twitter 和雅虎日本合作,向创业企业开放广告业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