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雅虎秘密实验室 类似谷歌测试疯狂创意

原创 maqingxi  2016-02-06 10:56  阅读 323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自2014年以来,雅虎实验室研究人员已缩水近30%,位于海外的“前哨基地”至少有5家已关闭。

Yahoo! Labs Ron Brachman

谷歌拥有著名的Google X实验室,微软拥有微软研究院,雅虎也有自己的秘密实验室。这个内部实验室堪称雅虎的“荣誉勋章”,展示该公司在各个领域取得的进展,从人工智能到语音识别等。它向全世界传递这样的信号:雅虎也是科技大联盟中的重要成员。

但是雅虎维持其先进研究项目的努力充满了波折,如今母公司重症缠身,其内部实验室也显示出崩溃迹象。雅虎多名前员工表示,尽管这个实验室从事大量研究工作,但其却挣扎于在雅虎内部寻找明确定位的混乱之中,内部矛盾不断激化,作为独立业务存在也受到各种质疑。

自从2014年中期以来,雅虎实验室研究人员数量已经缩水近30%,雅虎实验室位于海外的“前哨基地”至少有5家已经关闭。当雅虎首席执行官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面临营收增长和削减开支的巨大压力时,雅虎实验室也在进行转型,它正放弃长期研究努力,更加关注具有直接商业潜力的相关产品计划。

现在,随着雅虎实施新一轮裁员和重点收缩计划,许多人认为雅虎实验室可能加入雅虎失败项目行列,预示着其与谷歌、亚马逊等快速增长的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将越来越大。雅虎拒绝对此发表置评。

挽救雅虎实验室

如果没有梅耶尔的努力,雅虎实验室今天可能已经不存在。雅虎实验室创建于2005年,梅耶尔的前任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认为它没有任何价值,险些于2012年将其关闭。

但梅耶尔力挺雅虎实验室,认为它可以帮助培育新的创意,并帮助研发绝好的新产品。梅耶尔不断招募新的研究人员,并扩建这个实验室。到2014年,这里已经有来自7个不同国家的250名研究人员。

雅虎实验室主要从事机器学习和数据科学等研究,这可能对雅虎搜索、广告以及个性化努力有所帮助。雅虎实验室在进行核心科学和理论研究方面有足够自由,为此可招募各种各样的顶级人才。

短命梦想

但是好梦不长,2014年末,在面对收益下滑的挑战时,梅耶尔要求实验室所有项目应该与雅虎产品直接相关。对于加入这个实验室,想要从事长期学术性研究的研究人员来说,这是个令人沮丧的决定。但是此举可让研发团队和产品团队相互配合,将重点放在研发快速赚钱的项目上。一系列裁员和离职随之而来。

雅虎实验室一名前员工说:“我们曾招募到很多人,在某些情况下,还要将他们与家人重新安置在美国。然而18个月后,他们也成为大裁员的牺牲者。到2014年,显然风暴更加肆虐。”

大多数人认为这种改变仅是出于商业决定,因为建立独立实验室进行抽象研究的成本非常高,对于雅虎这样财政不佳的公司来说,更属于奢侈行为。雅虎实验室一名前科学家称:“在研究领域,你可能在某个项目上耗费数年时间,但却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在取得技术突破方面,雅虎显然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压力日重

更令人失望的是,雅虎实验室似乎并非总能为雅虎产品提供助力。以雅虎天气应用Weather为例,它可自动对雅虎旗下轻博客Flickr用户上传的照片进行筛选,并将其与相应位置和天气状况进行匹配,这种算法就是雅虎实验室开发的。但是要想评估雅虎实验室为这种应用取得成功做出多少贡献,对于雅虎来说都非常困难。

有消息人士透露:“每个涉及到算法的产品可能都是实验室研究人员与商业团队协作的结果,但是在很多新闻公告中,研究团队的贡献往往被忽略。”这导致雅虎内部团队之间的混战和不信任情况加剧。

实验室一名前科学家说,产品团队通常对实验室创意不感兴趣。这名科学家以名为Gemini的项目为例,这是一款原生广告平台,他在实验室期间成为一款成功产品。尽管Gemini很受欢迎,但实验室的创意却用了很长时间才赢得其他产品工程团队的认可。对于雅虎这样的公司来说,无法将创新变成产品,多么令人感到震惊。

研发能力强但渐失光泽

雅虎实验室许多前成员认为,这种矛盾并非雅虎所独有。实验室前科学家称:“在产品团队负责人和实验室负责人之间,通常会产生化学作用。有些交流非常成功,显得十分和谐,但有些却不是。”

这名科学家还称,雅虎实验室依然是研究领域的领导者,比谷歌或亚马逊发布更多研究论文。在雅虎实验室网站上,列举着其出版报告的长长名单,包括2014年ACM推荐系统大会上赢得最佳论文奖的报告。

然而,雅虎实验室的振兴努力似乎并没有赢得科技界的关注。斯坦福大学统计学教授、AT&T贝尔实验室前科学家特雷弗·哈斯蒂(Trevor Hastie)表示,雅虎实验室过去曾是颇受欢迎的研究机构,但自从雅虎前任CEO汤普森以来,它至今未能恢复昔日荣光。哈斯蒂说:“雅虎实验室有很强的研发能力,但其却陷入内爆,许多杰出研究员选择离开,加入了谷歌、Facebook或LinkedIn等。我的学生过去曾向往去雅虎实验室实习,现在却没人愿意。”

数据分析软件开发商Hortonworks联合创始人艾伦·盖茨(Alan Gates)也称,雅虎实验室近年来的确在渐渐失去昔日光泽。盖茨曾是雅虎前雇员,2011年离职后,与雅虎实验室合作开发Hortonworks的初代产品。他说:“自从我离开雅虎后,就没看到雅虎实验室的研究取得太多进展。我只看到更多创新论文,但2011年以来,却没有看到雅虎实验室的论文投入实践。”

梅耶尔在乎实验室吗?

有些人质疑梅耶尔是否真心将振兴雅虎实验室放在首位,还是其想要借助此举产生更多积极效应。实验室一名前成员称,他们的宣传内容和主题演讲都与未来新兴技术有关,比如联网汽车、语音识别、智能家居设备等。但实际上,这些都是雅虎实验室现有资源无法实现的愿景。

这名科学家还说:“我们的角色是在媒体和公开场合向人们证明,雅虎实验室依然存在,我们正经历新一轮创新。但是在梅耶尔领导下,这些似乎永远不会成为现实。”

此外,梅耶尔对实验室的期望并不特别明确,她也很少会见雅虎实验室负责人罗恩·布拉赫曼(Ron Brachman)。布拉赫曼是美国国防部下属DARPA前主管,他仅在短期内曾向梅耶尔直接报告。现在,他向雅虎负责科技业务的高级副总裁杰伊·罗斯特(Jay Rossiter)报告。

大多数人预测,未来数月,实验室将成为雅虎“瘦身”计划的首批目标之一。雅虎在本周公布财报后有望公布重组计划,实验室显然不属于其核心业务范畴。消息人士称:“这些举措可能有效果,但问题是雅虎就像在艰难轨道上运行的火车。在某个点,它可能会冲出轨道。”

Via BI中文站(风帆)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yseeker.com/archives/1344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maqingxi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