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GGV 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和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日前在 GGV 15 周年会议上展开对话,杨致远在现场透露了当初雅虎投资阿里巴巴的很多细节。 杨致远爆料,当初雅虎账目上总共是30亿美元,投给阿里巴巴的10亿美元是雅虎全部现金的三分之一。雅虎和阿里巴巴是共同倾注投下了一场豪赌。 历史上的今天:2017:...

杨致远:当初投阿里巴巴消耗掉雅虎三分之一现金-速客网

GGV 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和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日前在 GGV 15 周年会议上展开对话,杨致远在现场透露了当初雅虎投资阿里巴巴的很多细节。

杨致远爆料,当初雅虎账目上总共是30亿美元,投给阿里巴巴的10亿美元是雅虎全部现金的三分之一。雅虎和阿里巴巴是共同倾注投下了一场豪赌。

“这个双方都需要勇气的决定。对马云来说,拥有一个如此之大的股东是会有很大风险。对雅虎来说,我们将业务撤离了一个可能是未来最重要的市场,所以必须确保投资成功。”

如今,杨致远已不是雅虎CEO,不过,杨致远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高管蔡崇信及阿里团队都保持很好的联系。

雅虎当初对阿里巴巴的投资已给雅虎带来巨大回报。阿里巴巴的年报显示,阿里上市后,雅虎从阿里减持1.4亿股,套现94亿美元收入,雅虎依旧持有阿里巴巴集团15.3%的股份。

以下是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和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实录:

童士豪:杨致远先生是雅虎联合创始人以及AME Cloud创投创始人,也是GGV的LP,我们与杨致远有过四次合作,分别是Wish、Boxed、Totspot和GrubMarket,相信在未来我们还将会有更多的合作。

开场先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从什么时候起你决定要参与中国市场的?与最开始相比,这些年来你对中国的看法发生过怎样的变化?

杨致远:Hans,我们共同的起点都是台湾。在十岁之前,我在台湾生活,随后搬到美国,在加州长大,并且去了斯坦福读书。美国彻底地融入了我的人生,我并没有太多地回望过亚洲。

1997年,我第一次回到中国,那次旅程让我从多个角度重新认识了亚洲,尤其是重新认识了中国。也就在那个首次回到中国的旅途中,我见到了马云,当时他还没有创建阿里巴巴。

从那个时候到过去的十年间,我主导推动了雅虎对阿里巴巴的投资,也见证了中国出现了三个阶段的互联网创业者:从1990年底到2005年左右,从2005年到五年前,以及在过去的五年间,我目睹了越来越多的创业者走向海外。

有幸亲历见证这三个重大的发展历程,我感受到诸多乐趣。对话里王刚将会讲述滴滴出行的故事,这说明,中国现阶段有很多将欲兴起或蓬勃壮大的互联网企业,这种兴盛的势头也将持续多年。

05年10亿美元投阿里是豪赌

童士豪:在2005年的时候,是什么驱使你向阿里巴巴投入了大笔资金呢?这是个有些疯狂的交易。

杨致远:雅虎和阿里巴巴的成功合作主要源于双方融洽的伙伴关系,直到现在,搭建伙伴关系依然是成功的核心驱动力。天时地利也很重要,雅虎在正确的时机出现在了正确的地点。

直到2003和2004年,雅虎一直试图在中国开展线上业务,除内容和搜索外,还想开展电商业务。这源于雅虎日本电商的成功经验,雅虎日本是内容和电商相结合的成功典范。

但是在中国,电商业务却遭遇了极大阻力,我们遭遇了诸多竞争对手,不仅eBay等美国公司,也有易趣网等本土玩家。还有一家叫做淘宝的小公司在广泛地培养用户习惯。

随即我们发现马云在经营淘宝,这是数年之前我已经见过的马云。重新联络到他后,他展示出自己的远见卓识,我们也很欣赏他的坚持不懈。

毫无疑问,电商行业需要本地优势,这正是马云的独特优势。而另一方面,由于监管原因,雅虎在中国不能够作为一家媒体进行运营。于是从那时起,我们决定转变策略,从发展业务转为投资中国,我们选择了能够找到的最好的创业家,随后闭上眼睛放下赌注。

童士豪:这是10亿美元现金的豪赌对吧?

杨致远:是10亿美元现金,除此之外我们还把持有的部分资产卖给了阿里巴巴。

童士豪:当时雅虎一共有多少现金在账呢?

杨致远:当时雅虎账上的现金是30亿美元。

童士豪:所以你们投资了自己全部现金的三分之一。

杨致远:是的。

童士豪:在快速发展但前景不明的国家里打这个赌是一个疯狂的举动。

杨致远:这是个双方都需要勇气的决定。对马云来说,拥有一个如此之大的股东是会有很大的风险。对雅虎来说,我们将业务撤离了一个可能是未来最重要的市场,所以必须确保投资成功。所以,我们共同倾注投下了一场豪赌。

童士豪:如果当时不是你,雅虎还会不会有其他人能够打下这个赌?

杨致远:我觉得,这个赌注显然不是我的个人决定。当时的首席执行官TerrySemel,以及雅虎杰出的管理团队都给予了支持。在我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大家并未反对。所有人都有很多时间花在中国,所以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中国的成长活力。

我希望即使不是我,他们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当然,这次合作也受到一些人为因素的推动。

童士豪:是你跟马云之间关系的影响吗?

杨致远:与马云和蔡崇信之间,以及和整个团队之间的关系,或许这是一种创业者之间拥有的同志般的纽带,这种纽带让我们惺惺相惜彼此认同。

跨国公司会在早期就将中国纳入发展计划

童士豪:在投资阿里巴巴之后,有没有很多美国创业者想要去中国发展?为什么呢?

杨致远:在08、09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迎来了互联网的第三个创业阶段。当时,中国市场不断扩大,BAT等很多大的中国公司不断崛起。因此,很多美国企业把目光投向中国,认为必须发展针对中国的市场战略,从而在中国市场获得业务增长。

但是一直以来,很多来自美国的跨国公司,尤其是互联网领域的公司在中国表现欠佳,大家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压力。所以Hans,我们要努力让美国的早期创业者尽早开始考虑中国市场,并及早地在中国建立个人关系和伙伴关系,要学会比他们的上一代美国创业者更早地构建当地合作关系。

这种方式能否大获成功还有待进一步实践检验,中国企业也能从中获益,他们可以不必一开始就面对一家全球化的巨头公司来势汹汹而卷入激烈竞争。中国创业者可以更深入地了解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科技公司发展,在中国独辟蹊径占领市场。

这将是一个转变,在过去,跨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已经是巨头公司。但是现在,公司会在早期就把中国纳入自己的发展计划。

童士豪: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需要根据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时的不同规模进行区分?

杨致远:规模并不是一个绝对标准。在我看来,中国创业者可以更好地在利用国际企业的进入,在中国市场中模拟国际化的商业技能。同时,我们也可以让美国的企业家更深入地了解中国市场中的诸多难题。

很多人在中国面临的问题跟本土化息息相关,除非你花了很多时间了解中国市场,让企业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成长,否则,个中细节则很难向一家业已壮大的公司解释清楚。所以,我认为,这也是要以公司规模来考量的一个原因。

帮助印象笔记进入中国市场

童士豪:哪些美国企业在进入中国之前寻求过你的建议?

杨致远:最早期我们帮助的一家公司是印象笔记(Evernote),公司最终找到了合适的中国伙伴,并开发了本地产品。之后的一些公司也都有公开报道,比如领英(Linkedin),以及最近的Airbnb和优步(Uber)。这些公司在美国的规模较大,但是从发展周期上看,现在是它们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佳时机。

在我们投资组合中有一家公司叫Docker。Docker是一个为开发者提供服务的开源工具,这家公司在中国获得很多流量,引起了很多开发者的兴趣,与此同时公司希望能够找到中国的合作伙伴,并建立中国公司。所以,几乎每家公司都面临各不相同的情况。每个创业者、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局面,这其中并没有一个通行的解决范本。

童士豪:作为一个主要在美国进行投资的投资人,你对什么感到兴奋?你看到的哪些趋势让你每天持续关注呢?

杨致远:我同时担任阿里巴巴和联想这两家中国公司的董事,所以依然有很多时间花在中国,这两家公司都是规模很大的跨国公司。此外我还有很多风险投资界的朋友,所以我对中国的创业领域也颇有了解。

我所创立的AME Cloud创投公司的理念是重点关注硅谷公司,协助它们进入中国市场,这是GGV在中美之间所做业务的一半。

通过这些业务,我们会关注三个大趋势。我们关注数据驱动业务,关注那些数据累计越大越多、成果就越好的业务,我们还在一定程度上关注此类业务在中国以及亚洲市场的长期潜力。

作为一个天使、种子阶段的天使投资人,我所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必须领先风险投资人一步。因为一旦风投对哪家公司感兴趣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了。所以,我们会关注更前沿的趋势,从大数据、云服务、比较传统的IT业、安全领域到重新兴起的电商,特别是国际电商,比如我们共同投资的Wish。除了Wish以外,还有很多移动商务、云、全球物流公司,把这些关键词任取其二排列组合,就可以构想出一些有趣的业务。

我们还在医疗、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上倾注大量时间,比如说用大数据发现新的药物、研究基因组和发展生物学。我们正在与一些食品公司合作,这些公司利用生物信息学数据库来开发新一代的食品。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些议题都与中国息息相关。医疗、食品和安全,这些都是中国在未来十年将要面临的问题,它们也将是新增长的核心驱动力。

此外还关注物联网和机器人,我们投资了一家生产服务机器人的公司,这种机器人可以有广泛的应用场景,比如可以在办公场所、酒店客房或者老年公寓为人端来咖啡。当我们做这笔投资的时候,我们想的是,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低廉,他们肯定不会用到这种机器人,所以我们主要按照美国的服务场景开发机器人。

但最近这个项目进入了新一轮融资,竟然有很多中国投资者感兴趣。看起来,在上一轮融资和最近这轮融资之间的18个月中,中国工资的上涨幅度已经足够让中国对机器人感兴趣了。这是难以预测的,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你不能认为中国劳动力的价格会一直低下去,所以根本无需考虑中国市场。

总的来说,我们倾向于投资技术密度大、团队一流的公司。80%取决于团队,20%取决于商业故事。一些公司发展过程中必须调整公司策略,我们最成功的投资公司中就有大幅度调整公司策略的经历,这些都是创业者会遇到的挑战。

最好的创业者往往具有国际视野

童士豪:在你进行这类投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公司在发展的早期就展示出全球化想法?这个全球化不一定指中国,可以是一般意义上的全球化。

杨致远:虽然每个创业者的想法都不一样,但是最好的创业者往往具有国际视野,从扎克伯格到Airbnb的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到Uber的Travis。

我认为,大家都明白,要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一家市值千亿美元的公司,必须要做到全球化,所以创业者们会努力地迈出这一步。

越越多的创业者选择来到中国,这反映出他们已经意识到中国市场是全球第二或第一大市场。所以,我认为,如果你想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它必须全球化。否则,只寄望于待在美国,在互联网上放点东西公司能发展壮大,这样的故事已经成往事。

童士豪:根据你的观察,是否有很多基金开始参与跨境投资?最好的跨境投资模式是什么?

杨致远:是的。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国和中国之间自然会建立更多的纽带。所以,很多跨境基金出现来帮助优秀的中国企业全球化,或者帮助优秀的美国企业开拓中国市场。GGV是其中做得最成熟的典范。

其中一些基金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是有很多成功的企业家在中国创业成功,或者成功的管理者在大型的中国企业中获得成功,他们也创建了自己的基金,试图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构建技术或者商业的流通。这一趋势正在不断加强。

Via 腾讯科技(乐天)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7:  软银希望与有线运营商 Charter 重启收购谈判(0)
  2. 2017:  软银第二财季净利润8.49亿美元:同比下滑81%(0)
  3. 2017:  孙正义:若与 Uber 谈不拢 软银可能转投 Lyft(0)
  4. 2016:  软银发布第二财季财报:净利润49亿美元 好于市场预期(0)
  5. 2016:  HubOne 在澳大利亚加入 Verizon 合作伙伴项目(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