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雅虎北京研究中心正式关闭,让更多网络老人泛起淡淡的忧桑。只是,雅虎并未如外界,尤其是中国的外界那么看弱。它的眼光、它的手段以及它的创新精神,远非大部分的模仿者那么浅层。

雅虎北京研究所正式关闭,不仅让这个久未沸腾的名字再被IT媒体头条了一下,也让更多网络老人泛起淡淡的忧桑。只是,雅虎并未如外界,尤其是中国的外界那么看弱。它的眼光、它的手段以及它的创新精神,远非大部分的模仿者那么浅层。

雅虎,一直被模仿的高傲存在-速客网

写下了今天的题目之后,刚刚来问自己的专职画师:“知道雅虎么?”作为00后的个个对此一脸茫然;为了确保题图能顺利创作出来,我开始引导加解释:“就是全世界最早最早的门户网站!”“哦?有多老?比新浪还老?”“是的,老多了!”“好吧!我知道了!”

于是有了今天画中那位衣衫褴缕者,头顶着多少有点精致的“Yahoo”标识。因为我告诉他,就在前几天,曾经培养过并且一直拥有着中国IT精英的雅虎北京研究所宣布正式关闭,而这个研究所就是雅虎在中国大陆的最后一个实体机构。

其实作为最早期的互联网成功者,雅虎成为几乎之后每一个互联网创业者模仿及学习的对象。只是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历次更新中,就连一轮一轮的中华、TOM、联众、亿唐们崛起又沉沦,包括昨天提及的西祠、饭否、还有开心、人人,就在这些网络时代的不同强者身边,雅虎依旧以其独特的方式,高傲且绝对真实地存在着。

曾记得看过一本并不出名的武侠小说,有一段写到一个久未讯息快被人遗忘的江湖前辈,有后生武师觉得他太老了、不堪一击了吧?于是去挑战,结果一招都未过就趴下了。这个故事想说明的,前辈自然有着前辈存在的原因。

讲个故事:1996年是我的互联网生涯元年,每天无聊地在Yahoo.com上转悠时,进入了域名注册的入口,由于那时痴迷香港的Channel V,便尝试了一下mtv.com域名的注册,居然成功提交了,当然在经历了艰难的英文页面解读后,发现需要提供美国的信用卡以支付约100美元的费用后,我放弃了——哈哈,有没有一种郭美美的妈妈讲她在深交所只有5只股票的发家史一样?只是她说她去炒了,而我却放弃了。

这个故事的背景就是,就在大家都只知道通过雅虎去搜索查找自己所需要的网站时,它注意到自己事实上成为了所有企业与网上用户之间联结的枢纽,于是它买断了用户端上所有公司、机构、个人的INTERNET注册权。据1996年2月的统计,YAHOO!平均每天收到3000个Web站点申请。按时下流行的业务流水量估算,每天仅这一项业务的收入就达30万美金。当之后国际域名的年注册费降到了10美元,可注册提交量又何止增长10倍啊!

中国第一代的互联网站,都是没有选择地照搬着雅虎的模式,但是却没有一家注意到,雅虎早在1998年就花下巨资,一口吞下了CNN和路透社控股公司这些新闻巨头的网上新闻发布权。要知道,这一着棋在对于内容版权异常敏感的西方商业社会是多么地关键。只是中国国内互联网早期对于版权的漠视,反倒让胆大心黑的本土网站钻了空子,这是后话。

2005年雅虎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其实更加令人惊奇:因为当时的阿里已经明确陷入了资金困境,在中国市场的排名也很不乐观,但雅虎最终居然不仅出了巨额资金,还顺便嫁出了雅虎中国给了阿里。只是当年纷纷指责雅虎“吃错药了”的人,在10年之后,看到雅虎手中所拥有的阿里股份在美国上市之后的收益,是感慨雅虎的眼光呢?还是运气呢?

雅虎与阿里联姻后,不知道是谁影响了谁。反正在互联网站史上最著名的彩蛋就出自于2007年前后的这两家,在雅虎网首页,网民只要用鼠标去点击左上角“Yahoo!”图标里的最后一个感叹号下方的小圆点,电脑音箱中就会发出“呀~~呼~~~~”的吆喝声。而在淘宝网首页,点击“淘宝”左上角的一点以及宝字右下角的一点,听到的是更加草根痞气的“淘啊淘啊淘,淘我喜欢”的广告语。

要知道,06、07年网络音视频的应用刚刚起步,仅仅是这两个小彩蛋,在网民中迅速地进行了病毒式的传播,催动多少人去打开甚至是为自己的电脑配置好音箱,以听听那两句经典的广告语啊!

所以,再回看今天雅虎北研的解散,的确只是大象舞步中的蹒跚一脚。事实上,只需要看对于阿里的战略性投资一项,即可证明雅虎在中国市场的成功了,更不要说它在日本市场至今的垄断优势、它在台湾市场的一贯地位。眼前的这位老人,谁能预料到他看似羸弱身躯下的内力呢?与个个共勉。

Via 搜狐IT 刚刚讲过 (封面画原创作者:林个)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8:  iTunes即将将推出 Windows 10 商店版应用(0)
  2. 2018:  Apple Store重大更新(0)
  3. 2018:  新版本廉价iPad即将登场(0)
  4. 2018:  苹果CEO库克呼吁加强隐私保护(0)
  5. 2018:  雅虎日本宣布收购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ARG 40%股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