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雅虎不是没有自救,然而它的各种举措总是不得体,抓不到要点。雅虎终于低头,今年开始寻求出售互联网核心业务,但目前,外界的出价并不理想。

雅虎的未来在哪里?-品味雅虎

今天我选择的话题点是雅虎公司。很奇怪的是,此刻提到这家公司,我的第一反应是一则外界对日本作家东野圭吾代表作《白夜行》的评论:“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

我对雅虎的最初记忆,并非它的内容或是搜索引擎,而是某杂志当时刊文介绍雅虎的8台核心服务器都使用了8GB的超大内存——那时候我使用电脑的内存只有16MB。而今,我的个人电脑终于也拥有了8GB内存,雅虎却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刻。

早年的雅虎几乎可以说是互联网的代名词,杨致远和费罗的影响力,绝不弱于当今谷歌的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的组合,甚至后者再加上个劈柴哥(扩展阅读)也无济于事。

当雅虎在全球拥有巨大的知名度时,谷歌仍是个在夹缝中求生的小公司,10万美元的初期投资就足以令布林和佩奇二人乐得屁颠屁颠。彼时,雅虎不仅搜索风行天下,还寄望于在内容上有所建树。

很多人不知道,现今金州勇士队的主教练史蒂夫·科尔还曾经在雅虎体育设有NBA专栏,而雅虎那时候不止在体育版块发力,它在国际新闻、财经金融等版块也撒下大把的钞票寻求内容合作伙伴。

谷歌则不同,从一开始它的注意力就只有搜索。由于算法先进,谷歌的影响力很快就从校园走向区域,从区域走向全球。专注才能走得更远,这真是一点也不错。

上市之后急于向投资者表明自身的价值,雅虎在当时的领导人蒂姆·库格——一位职业经理人的带领下,将网页广告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因此在搜索引擎方面的投入逐渐缩减。不只是雅虎,当时一系列知名的搜索引擎均选择了向“门户网站”的迁徙。

当雅虎重新认识到搜索引擎的作用时,形势已经很难逆转,谷歌在技术堆叠上的优势,将一众竞争对手甩到后面。为了继续让用户将雅虎作为上网的第一入口,雅虎决定与谷歌合作,谷歌搜索全面占领了雅虎的搜索页面。

现在想来,此举用鹊巢哺雕来形容并不为过,谷歌正是那几年快速成长起来,从而确立其在全球互联网乃至科技领域的领先地位。虽然雅虎很快就摆脱了谷歌,但是却不幸又堕入微软毂中。

事情是这样的。2008年,微软在激进派领导人鲍尔默的提议下,意图以450亿美元收购雅虎。一种莫名的自傲,让杨致远拒绝了这个当时外界一致看好的报价——微软后期又将报价提高到500亿美元,不过依旧被后者拒之门外。

被激怒的微软和鲍尔默决定,开发自家的搜索引擎必应(Bing)。有意思的是,雅虎此时或许是带有几分歉疚,与微软签署了一个五年期的搜索合作协议。结果是,几年下来雅虎只是得到了小几十亿美元的分成,不光追谷歌无望,微软必应也骑在了雅虎搜索的脖子上。

雅虎不是没有自救,然而它的各种举措总是不得体,抓不到要点。“有奶就是娘”的媒体为此没少奚落雅虎,譬如福布斯这样评论当今的雅虎最高领导人:公司起火时,CEO在一旁悠闲地拉着小提琴。

雅虎终于低头,该公司今年开始寻求出售互联网核心业务,乃至名下的土地:一块位于硅谷圣克拉拉市的48英亩土地,此前被规划用于建设未来全球总部。

目前,外界的出价并不理想。虽然雅虎当前市值仍有300多亿美元,并且有数十亿美元的现金,但是扣除其持有的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股份,估算出的雅虎核心业务的价值居然是负数。

在念想破灭之后,守望终于也遥不可及。雅虎的未来究竟在哪里?

Via IT胖头陀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5:  雅虎因扫描电子邮件面临全国性集体诉讼(0)
  2. 2014:  梅姐晒幸福:丈夫为她生日而亲手烘烤的恐龙饼干(0)
  3. 2013:  魔兽官网公告提醒:雅虎中国邮箱即将停止服务(0)
  4. 2013:  雅虎日本误发邮件 泄露9万多名会员邮箱地址(0)
  5. 2013:  David Karp:卖掉Tumblr是因为没扛住梅耶尔攻心战(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