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工程师的外表与梦想家的内心造就了这位理想主义创业者独特的气质。时至今日,在雅虎内部,费罗仍是一位深受欢迎且备受尊重的人。

雅虎最后的守卫者:大卫·费罗-品味雅虎

“2016年是雅虎的最后一年”,这一预测并非空穴来风。数月来,“雅虎或被收购”的消息已经无数次出现在全球各大财经媒体上。业内预测,这家昔日的互联网巨头极可能以30亿——40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要知道,2008年时,风头正盛的雅虎曾断然拒绝了微软446亿美元的全资收购邀请。比尔·盖茨当时说,雅虎之所以值这个价,并不是因为多元的产品线、庞大的广告客户和较高的市场占有率,而是因为优秀的工程师团队。

建立并领导这支团队的就是大卫·费罗。1995年,他与杨致远一起创办了雅虎。凭借强烈的好奇心与对技术的苛求,他不仅将创新注入了雅虎的血液,也深刻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找到“新时代的乐趣”

1966年,费罗出生于美国威斯康星州一个普通家庭。少年时,他除了比同龄孩子多一些好奇心外,似乎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1988年,他从美国杜兰大学拿到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两年后又获得斯坦福大学电力工程硕士,并留校工作。在这里他认识了来自台湾的杨致远。

上世纪90年代初,搜索引擎还没有被广泛应用,人们想在网络世界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简直难如登天。但对费罗和杨致远来说,挖掘五花八门的有趣网站让他们找到了“新时代的乐趣”,后来两人干脆创建了一个用来搜索网站的网站。至今,费罗回忆起当初仍然哈哈大笑:“起初并没有从商业角度考虑什么,只是觉得好玩。”

雅虎最后的守卫者:大卫·费罗-品味雅虎

1995年,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和大卫·费罗(上)在美国硅谷办公室内。

杨致远从小就不是勤奋的人,天马行空的他甚至被同学形容为“有点懒”。于是,整理网站的任务大部分落到了费罗身上。对于消费者心理,费罗天生有一种敏感,为了方便网友进行查找,他从一开始便按照目录进行分类。不久,这一异常繁琐的工作为他们带来了爆炸式的关注度。1994年秋天,全球联网计算机还不到1000万台,而费罗他们创建的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网站,访问量已经超过100万人次。到1996年公司上市时,包括杨致远和费罗在内,雅虎一共只有49名员工,但平均每人可以套现2000万美元。

不管怎样,年仅30岁的费罗成了亿万富翁,雅虎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家市值超千亿的公司。整个世界沸腾了,费罗和杨致远成了各大媒体的座上宾和“美国梦”的最新代表。然而,梦想实现后的事情远比想象的曲折。

谁将是“最后的归属”

在许多老一代工程师眼里,与雅虎告别就像是与自己的青葱岁月挥手。全盛时期的雅虎是创新的代名词,引领着整个行业的方向。1998年,费罗认识了拉里·佩奇和塞尔吉·布林,非常看好他们的创新能力,但出于一贯的稳妥性格,费罗并没有急着收购佩奇和布林的技术,而是劝说二人离校创业。当这两个年轻人真的辍学创办谷歌后,雅虎又与之签订了合作协议,在客观上帮助谷歌度过了初期的艰难岁月。不知不觉中,费罗培养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也为今天的无奈离场埋下了伏笔。

好在费罗本人对商海沉浮看得很轻。他一直在追逐自己的理想。“决定创建雅虎时,我们就不只是要做一个网站,而是想改变人们生活与工作的方式,让大家更容易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更直接体验网络的乐趣。而钱,并不是我最关注的事。”

但外界最关注的仍然是钱。华尔街财经分析师表示,目前雅虎股东、管理层和执行层都已将工作重心转向被收购,雅虎“消亡”只是时间问题。而作为占股达到7.5%的公司第一大股东,费罗的好恶几乎决定了谁将是雅虎“最后的归宿”。

工程师的外表与梦想家的内心造就了这位理想主义创业者独特的气质。时至今日,在雅虎内部,费罗仍是一位深受欢迎且备受尊重的人。一位员工透露:“大家深知,费罗的一切决定都时刻忠于‘改变世界’的理想与初衷。”

频频出挽救动作

在互联网行业里,流传着“狗年诅咒”的说法。因为狗的寿命大约是人的1/7,挪用到互联网行业中,即指新兴科技企业的1年相当于传统行业的7年。这样算来,有21年历史的雅虎在互联网行业中已经是屈指可数的“爷爷级”企业了。

2008年拒绝微软时,费罗曾说过一番豪言壮语:“从现在开始的未来5年,雅虎股价将持续上涨。我们拥有未被投资者发现的价值。”但事实证明,天才也必须面对客观规律,近几年来,雅虎的优势随着时间逐渐消逝,各方面显得越来越“过时”。

费罗并没有坐以待毙。相对于杨致远的天马行空,稳健的费罗更多是通过频繁的并购和无止境的人员更替来减缓雅虎的衰退速度。近年来,虽然也有投资阿里巴巴这样的“神来之笔”,但当初创业时的锐气与创新早已荡然无存。

现在看来,在所有的挽救举措中,聘请时年37岁,身高173厘米的美女高管梅耶尔称得上是费罗的“一大动作”。2012年7月,雅虎宣布前谷歌高管梅耶尔为新任总裁兼CEO。费罗曾对她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她是一位在用户体验和产品设计方面都有天才想法的人,我相信她能够为技术发展提供正确的战略,我个人也非常期待与她合作。”然而时代已经不属于雅虎,梅耶尔的才华也无力根治公司痼疾。

2013年,离开管理层多年的费罗再度出山,进入董事会,试图做最后的挽救:一边大规模涉足移动业务等陌生领域,一边陆续剥离搜索、地图、视频分享等传统优势项目;一边为美国员工大规模加薪,一边在中韩等亚洲市场大规模裁员。费罗希望全面转型的公司能够拥抱移动互联网的新潮流,但雅虎老迈的身躯和缓慢的速度却早已让人失去信心。

从风光无限到前景黯淡,费罗和雅虎的悲喜剧引发了中外互联网从业者的热烈讨论。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是诺基亚被微软收购时,诺基亚CEO说的:“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输了。”虽然费罗最终没有带领雅虎逃过时代的宿命,但在过去的21年中,他的智慧、汗水都已化作养分,滋润着青年创业者向“百年老店”的目标继续勇往直前。

Via 《环球人物》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4:  雅虎推出了大量带有故事情节的图片移动广告(1)
  2. 2013:  雅虎连续豪购背后:买出个未来?(0)
  3. 2013:  分析称微软应该把必应(Bing)卖给雅虎(0)
  4. 2013:  不只雅虎,任何媒体都必须转型为科技公司(0)
  5. 2013:  CNN:雅虎,仍在互联网上寻求利润(4)